響輝hika🐇在咕声笑语中打出GG

称呼hika即可。

主博:主要是游戏恶魔幸存者系列的脑洞堆积处,也会堆点别的东西。个人信奉玻璃渣夹糖,总归有点甜。挖坑不填是日常。


喜欢或了解的作品们:

游戏:恶魔幸存者系列,精灵宝可梦,真女转&Persona系列部分作品,数码宝贝网侦&黑忆,弹丸论破系列,符文工房,Tales of系列,极限脱出系列,弧光之源&星光幻歌,逆转&大逆,美妙世界,王国之心,脑叶公司等

动画:游戏王系列,数码宝贝,Classica loid,三月的狮子,魔卡少女樱,棋魂,小魔女学院,Caligula,魔性之线,野良神,齐木楠雄等

小说:神曲奏界系列,细音启的轻小说,江南的龙族

其他:克苏鲁跑团(想跑跑看XD),部分国内漫画,也会看点英剧美剧。



简介越写越长(扶额)。

今天也依旧喜欢兔耳。


感谢 @秋海 绘制的头像以及背景图

[DSOC+BR]我家仲魔的画风好像有点不太一样 ACT.1

猫耳电波系大魔王。

拯救世界的兔子英雄。

这是曾经故事的HERO(主人公)、现任的魔王峰岸一哉与现今奔波于拯救世界第一线的HERO(英雄)之间、友情的故事。

然而现任主人公久世响希,似乎并不能与魔王大人友好相处呢。


——食用指南——


DS一代二代混合口味。主二代背景。

双HERO中心,我流妄想主角注意,非腐向。

以上,祝食用愉快。





久世响希缓缓睁开眼睛。

身上还残留着的痛感让他一时难以动弹,他的整个身体趴伏在建筑物的残骸上,凹凸不平的碎块混合着血迹垫在身下。

“这里是……?”

意识逐步恢复清明,他双臂用力撑地,慢慢挺起了身子。沙石如同细流一缕缕的从白色的衣服上流下。他环顾四周,打量着自己现在所处的地方。


电车侧翻,脱轨的车厢扭曲地摊在金属与水泥块组成的废墟上,烟尘滚滚,到处都在噼里啪啦地冒着电火花。万幸的是照明线路似乎还没有全毁,忽明忽暗的灯光映照下——遇难者们的遗体以各种各样难以想象的扭曲姿态倒在血泊之中,表情狰狞可怖。鲜血的腥味扑面而来,直刺大脑深处。血迹深红如同河流肆意流淌,一切的一切宛如噩梦,而这噩梦却又一次重现在他的眼前。

响希想起来了,自己现在所在的地方正是涩谷的地下车站。

没有任何预警,突如其来的地震导致快速驶来的电车直接脱轨,凌空飞起。那一瞬,久世响希和他的同学们,一起无力地跪坐在地,呆呆地注视着头顶上方的巨大阴影无情坠落。在死亡面前,他们如此渺小。


现在,整个站台濒临崩塌。昔日人来人往的地下车站如今变成了宛如末日般的情形,令人绝望。


响希的手顺着自己身体周围的一块地摸索着,不一会儿指尖传来了某个方形物体的触感,一瞬间安心感沿着手掌流窜至全身。他紧紧地握着自己的手机,放在胸口。

是的,他又一次地回到了崩塌的地下车站。回到了一切的起点——正如他曾经所经历过的一样。

人类的意志无法左右事态的必然发展,换而言之,不管久世响希愿或不愿,噩梦的七天,终究还是——

再度开始了。



受到列车坠地时巨大冲击的影响,久世响希,志岛大地还有新田维绪三人一起晕了过去。再度睁开双眼之际,本应降临在他们身上的灾难并没有发生,脱轨的车厢安安静静地躺在离他们的不远的地方,没有夺走他们的生命。响希是知道的,那是名为“恶魔”的存在拯救了他们。恶魔们被他们强烈的求生意志吸引而被召唤至现世,而渴望自由的恶魔会击败它们的召唤者,这样它们才不会被召唤的契约束缚,获得真正的自由。

恶魔——邪鬼 背负小鬼回应了响希的召唤,推开了坠落的车厢,成为了他们的救命恩人;同样也是它,对着少年们发动了袭击,成为了响希他们最初的敌人。

即便被召唤的是最低级别的恶魔,响希也不会放松半点警惕。只要是敌人,无论是强还是弱他都不能有半点的松懈。一时的疏忽大意会招致什么样的结果,他已经接受过足够刻苦铭心的教训了。


时间一秒一秒的过去,一直紧绷着神经的他,额头上浮现了细密的汗水。不知为何,这一次他的同伴们迟迟没有醒来,现在清醒的只有他一人,响希必须严阵以待,提防着不知会从何而来的危险。

久世响希遍顾四周,不仅意料中的危险没有到来,也没有看见橙色恶魔的身影。对同伴的过度忧虑让他下意识的忽略了一种可能。

“轰——”

他未曾想到危险竟会从天而降。目标不是别人,正是他自己。

没有任何防备,突如其来的冲击把刚刚爬起来的久世响希狠狠地砸在了地上。


难道因为经历了太多次相同的事情下意识产生了得救了的幻觉?这周目干脆连恶魔召唤都出了差错所以车厢直接砸下来了么……没想到这次的死法这么的凄惨,连开始的机会都没有,就要迎来终结了吗。

响希的眼前一片漆黑。

“等等……”

他用力推开身上的重物,捂着还在阵阵发痛的脑袋勉强站了起来。少年盯着事故的元凶,觉得更加头痛了。

似曾相识的事故让响希感受到了世界对他的满满恶意。

今天的久世响希也是叠叠乐游戏的悲惨受害者,依旧悲惨的沦为最底层的肉垫担当。



所以,现在是什么情况。

“你这家伙是谁?!”说好的LV1的背负小鬼呢?

罪魁祸首身上象征着深渊的光泽渐渐散去,显露出了陌生的、少年的身姿。长长的披风遮蔽了他的的身子。披风少年迷茫地睁开双眼,侧头看到的是以居高临下的姿态冷漠俯视着自己的黑发少年。他默不作声地躺在地上,迎上久世响希的视线。


久世响希只觉得自己的感情受到了深深的欺骗:

“快把我的背负小鬼还给我!”顺便把我的认真也还给我!

绀色头发的少年回以一脸状况外的迷糊表情,维持着沉默,站起身来。响希按下焦躁的心情。意外的状况太多,他需要一个合理的解释。片刻后,那个少年像是终于反应过来一般单手叉腰歪了歪脑袋表示回应。

“?”

对方漫不经心的态度完全地戳中了久世响希的怒点。

他没有想到自己想要保护同伴的觉悟会被小看,当然他也知道这只不过是擅自的迁怒罢了。对方很有可能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意思,可是得到了半吊子回应的响希还是觉得抑制不住的不爽。毕竟迄今为止一成不变的剧本突然被打破,让他无法维持冷静。

响希上前一把揪住了对方的衣领。但是少年似乎并没有察觉到自身正处于威胁之中,他保持着衣领被提着的状态就这样挠了挠一头蓝毛,就在久世响希揣测对方能不能听懂日本语的时候,他终于开口:

“不……”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你说什么!”

气急败坏的响希对着少年的脸就是一拳狠狠揍下,不过出乎他意料的事情发生了。面对响希的怒火,少年的表情淡然,他敏捷地侧头闪开了响希的拳击,拳头沿着他的耳边擦过,蓝色的碎发在空中飘扬。并且他趁着响希愣着的功夫,逃离响希的钳制,仰身,一手触地,干脆利落的一个后空翻拉开了两人的距离。双色的披风被落地时产生的风掀起,响希敏锐地捕捉到了披风之下少年的身姿,不由得疑惑丛生,不过他决定不去过问。很快披风落下,边角破碎的红黑色披风犹如暗夜的猩红魔焰裹挟着少年纤弱的身子,寂静燃烧,肆意飞扬。

借着并不靠谱的光源,久世响希警惕地注视着少年的一举一动。深蓝发色的少年先是顺了顺自己身上披着的布料,又抬起手来扶正了头上的耳机。他似乎很爱惜那个耳机的样子,小心翼翼地调整着耳机的位置。

响希这才注意到对方的头戴式的耳机形状很是特别。两边的白色机体被固定成独特形状的深色金属线连接着。对方头顶上矗立着的天线猫耳让响希默默的在心底给他贴上了“该死的OTAKU”“羞耻play爱好者”“猫男”诸如此类的奇怪标签。


终于,他似乎准备给响希一个等候已久的解释了。


“咳,咳,首先,”他假模假样地清了清嗓子,冷淡的说着:“回答你第二个问题。”

原来他也是听得懂日本语的啊。知道他在做着刻意卖关子这种无意义的行为,响希纠结地等着下文。

“我怎么会知道你的背负小鬼跑哪去了。”


果然……这家伙很欠扁!

响希努力维持镇定,暗暗捏紧了拳头。


“嗯,再接着回答下你第一个问题,你的确是问了我‘我是谁’吧?嗯。”披风少年像是自言自语般,肯定了响希的提问。


“我叫峰岸一哉,职业,不,种族是——”


魔王。”



……哈?

我没听错吧。等等等等这剧本好像哪里不对。

先不论恶魔跑哪儿去了,为什么会冒出来一个自称魔王的中二未毕业的少年啊?

响希艰难地做出各种设想,出声询问:“莫非你说的是……我理解中的那种、魔王——就和雪人王,洛基一样的……那种?”

“当然不是。”少年严肃地摇头,给出了冷酷的否定。

响希松了口气。

我就说我恶魔全书登陆率早就100%了,怎么从来没见过这号人物……不,恶魔。那个少年无论怎么看都是个人类,而且画风和恶魔差太多了。响希如此这般地进行着自我安慰。


“我说的是,我是统领所以恶魔的Bel之王哟。”


“……”久世响希瞪大眼睛眨了眨。大脑完全死机。

吃惊、怀疑、难以置信……种种情绪糅合的、响希的表情太过精彩,让自称“魔王”的峰岸一哉感到同情之余下意识地向着嘴角不停抽搐的白衣少年靠近,准备拍拍响希的肩膀以示安慰。

毕竟真相并非所有人都能接受得了的东西,对此一哉表示可以理解。没想到响希无情地挥开了他的手。一瞬间转变的气氛和手上传来的疼痛感让一哉感到诧异。

虽然超出预料的事情很多,但响希很快就恢复镇静,理性让他将自己的友人放在了首位。是的,这是无论发生什么也绝不会动摇的,哪怕是自诩魔王的中二病也不行。


“马上大地和维绪就要醒了。不管你是谁,又为什么会在这里……你,先把恶魔还给我。”响希低声说,黑色的前发遮住了他的眼睛,无法清他的表情。一哉皱了皱眉。不知为何,他从响希的身上感受到了莫大的敌意。

他是认真的。虽然不知道他为何想要那个恶魔,可是一哉无能无力:“抱歉,我做不到。就算我是魔王也没厉害到能凭空变出恶魔的程度。”

更何况我根本不是个合格的王呢。


峰岸一哉一反之前悠哉悠哉的状态低下头来,安静地道歉。态度出乎响希意料的诚恳。


“那好吧。我自己想办法。”


霎时,两人陷入了难以言明的气氛之中。响希垂着头默默地操作着手机。偌大的空间里只回荡着按键声和两人呼吸的声音。

虽然峰岸一哉的来历很是蹊跷,不过响希根本没有相信电波少年的自诩“魔王”的发言。可他也没有对此多做评论,他不想管太多别人的事情。而且在自己的问题解决之前,他也管不了一哉的事情。当务之急是要召唤出新的仲魔来。


属于仲魔召唤的莹蓝色的光芒闪烁,橙色的小小邪鬼凭空出现。一哉有些好奇地看着响希凑到它身边小声地嘱咐着些什么:

“……那么就拜托你了。”

“等主人的同伴醒来后和其他的恶魔一起对您发动攻击就行了吧。了解,就交给我吧。”小小的恶魔嘻嘻哈哈地应和道。



做完最要紧的事情后,响希把注意力转移到凭空出现的披风少年身上。响希不冷不淡地向他建议,态度和缓了许多:“这里随时都会坍塌,你赶紧离开这里吧,峰岸君。”

“你呢?”

“我还要等我的同伴们醒来。”响希垂下眼帘,平静地说。

“……我知道了。”一哉没有继续追问,转身离去。身着披风的人影很快的消溶于看不见的地方。



确认一哉离开后,响希小心地行走在石块之上,寻找着两位同伴的踪迹。

在志岛大地和新田维绪醒来后,响希和他们“一同”击败了恶魔,和它们定下契约。一切都和久世响希曾经经历过的那一切一样。

“真是好危险啊响希……啊刚才那到底是什么啊。”大地颤抖地询问道。

“是恶魔。”黑发少年镇定地给出了一如既往的解释。

“恶、恶魔……这种时候你在说什么啊!和死颜动画里一样……又是人死掉的,又是奇怪的怪兽什么的,这个世界到底怎么啦!”志岛大地捂着脑袋,努力整理着混乱的思绪。

超乎普通高中生生活该有的东西实在太多,让身为平常人家孩子的大地一时难以接受。他忍不住大声宣泄着自己地动摇与不安,一旁境遇类似的少女收到触动也沮丧地垂下头来。

“冷静点啊,大地。”响希出声安慰。


“那个,很抱歉……我们还是先离开这里吧,”少女怯生生地举手提议,“这里的感觉真的很糟糕,我有点害怕。”

“也是。”长久的呆在随时会被掩埋的地下并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


志岛大地率先离开,他慢慢地走在废弃物堆成的小山上,摸索着前进的方向。新田维绪也跟着走了上去。大地时不时地回头确认少女的情况,有些笨拙地关怀着少女。两人越走越远,只剩下响希一个人呆呆地站在原地注视着二人远去的身影。



“喂,你,还不走吗?”不知道什么时候一哉出现在了离响希不远的地方。

“我……”久世响希回过神来,开口想争辩些什么,然而犹豫再三还是选择缄口不提,“……倒是你,你怎么还在这里。你不是已经走了吗?”

“没有离开太远。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你似乎并不想让你的伙伴见到我,嘛,这倒是无所谓的事情。”峰岸一哉心不在焉地应答着,环顾地下惨烈的景象,将其与记忆中的东京比对,两番景象何其相似,却又迥然不同。

沉默片刻后,他下定决心向着白衣的少年靠近,走着走着就无缘无故被绊了一跤。响希无语,急忙上前查看少年有没有受伤。一哉没有叫痛,只是注视着响希的眼睛,一个字一个字地说着:

“决定了,我要跟着你。”

“说什么傻话呢,不行。”响希想也不想就拒绝了一哉。

和我待在一起只会是不幸罢了。


两人再度陷入了沉默中。



“喂——响希,能听得见吗?我们已经找到出口了哦——”


“久世君你在哪里——”


大地和维绪的呼喊声打破了二人的思绪。

“大地,还有,新田同学,我马上就过去——”久世响希朝着声音的来向回应着,他向前走了几步,的的确确地从那个方向看到了丝缕的阳光。然后他转身回到遍布着黑暗与死亡阴影的地下。


他背向光源,向一哉递出手来。外界传来的朦胧光线为响希坚硬冰冷的轮廓镀上了一层柔和的边缘,勾勒出他略显纤弱的身影,相比之下,他伸出的手又是如此坚定有力。

“我们也走吧,峰岸一哉君。”他之前就注意到了少年披风的之下,是伤痕累累的身体。一哉不是不想离开,恐怕是想走也走不了吧。

“嗯。”一哉将自己手放在了少年的手上。响希慢慢地带着一哉往前走。

“说起来还没有问你的名字呢。”一哉突然问道。


“我啊——”


趁着响希开口的空档,两人已经到达了出口。外界刺眼的阳光如同潮水淹没了白衣少年,现在一哉能看清了,那黑色前发遮掩下的眼睛闪耀着通透的光泽,正如外面的天空一般清澈蔚蓝。那是长久处于阴暗魔界的人,内心深处企盼却不可得的光辉。同时也是与来自深渊之暗的他完全对立的存在。


我是,久世响希。”


———————————————————————

ACT.1 魔王先生、自天而降(完)


TBC.

下一章戳这里→  ACT.1.5

评论(10)
热度(14)
© 響輝hika🐇在咕声笑语中打出G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