響輝hika🐇

称呼hika即可。

主博:主要是游戏恶魔幸存者系列的脑洞堆积处,也会堆点别的东西。个人信奉玻璃渣夹糖,总归有点甜。挖坑不填是日常。


喜欢或了解的作品们:

游戏:恶魔幸存者系列,精灵宝可梦,真女转&Persona系列部分作品,数码宝贝网侦&黑忆,弹丸论破系列,符文工房,Tales of系列,极限脱出系列,弧光之源&星光幻歌,逆转&大逆,美妙世界,王国之心等

动画:游戏王系列,数码宝贝,Classica loid,三月的狮子,魔卡少女樱,棋魂,小魔女学院,Caligula,魔性之线,野良神,齐木楠雄等

小说:神曲奏界系列,细音启的轻小说,江南的龙族

其他:克苏鲁跑团(想跑跑看XD),部分国内漫画,也会看点英剧美剧。



简介越写越长(扶额)。

今天也依旧喜欢兔耳。


感谢 @秋海 绘制的头像以及背景图

[DSs]SEKAI NO OWARI (04)

上一话见这里:SEKAI NO OWARI  03

第一话见这里:SEKAI NO OWARI  01


我、我我来填坑了。

大奶无印九周年快乐,奶2BR三周年快乐……Dx2配信快乐!


☆


 â€œå°â€¦â€¦å¸Œã€‚”


呐,你在说什么呢。


 â€œè¦æ´»â€¦â€¦å•Šã€‚”


好奇怪,明明离得这么近……却什么也听不清。只是隐隐约约地感觉到那个人很焦急,也很后悔。

 

响希艰难地睁开双眼,视野中映入的一切在炙热烟尘的影响下变得扭曲起来。雷闪尽在咫尺,无止境的大火熊熊燃烧……还有穿透浓烟觊觎着他们的目光,满含欲望的炽热与近乎冰冷的残酷交融 ã€‚

 ç»å¢ƒä¸‹çš„自己似乎对那孩子说了些什么,可又好像什么也没有。在火焰的炙烤下他已经没有了分辨问题的余力。逐渐地,水分蒸干的虚脱感,吸入烟灰而难以呼吸的痛楚也感觉不到了。一切的感觉弥散。

就在意识到自己即将死去的那一瞬,倒在地上的响希见到了不可思议的光景。

 

光辉。


 é‚£æ˜¯å°†çœ¼å‰çš„世界镀上同一色调的光辉。

清浅柔和,将万物平等地拥入怀中。只此一眼,便永远也无法忘怀。

 

而“他”则置身于这无穷无尽的流辉中,亮银色的月光透过彼身如注倾下。

 

“你愿意活下去吗?”

 

那个透明发亮的身影垂下眼眸,微笑着如此问道。

 


 

————————————

SEKAI NO OWARI 04

世界の終わり

1st DAY Sunday

月光如银

————————————

 


 

“拜托了,神兽·ç™½è™Žã€‚”

 æˆ–许这就是命运吧。再度呼唤自己最值得信赖的战友的名字的那一刻,久世响希如是想到。在自己决定为了活下去而与恶魔定下契约的时刻起,就注定还会与它重逢。就算一度忘却,这份缘分也终会连接起来。


既然如此,就让这份以死亡为名的命运,和很多年前的那个月夜一样,由我终结(終わる)。

 



“咦,我这是……怎么了?”涉谷十字路口,志岛大地稻穗色的双眼无辜地扑闪着。

如果他没记错的话,在收到死颜影像之后没多久自己便带着响希奔逃至901前。大地回过头,视线越过挚友看往远处。翔门会成员召唤出的一只长着翅膀的恶魔被那个毛茸茸的怪物一把拍落。这么看来另外那只小青蛙恐怕也靠不住了,他想。不然那个怪物……温迪戈它怎么会朝着人最多的交叉路口,也就是他们所在的方向直奔而去的。

危机关头他咬牙推开响希,自己则向着温迪戈冲了过去。虽然在迈出脚的那一刻大地才后知后觉地意识到自己手无寸铁,根本没有办法阻挡对方的前进。

 

我就是个笨蛋!志岛大地欲哭无泪。他思考着有没有什么可以派得上用场的工具……要是有车就好了。他想。

 

“对不起对不起请不要吊销我的驾照!”肇事司机稀里糊涂地说道,满眼都是金星。

 â€œå—¯ï¼Ÿä½ åœ¨è¯´ä»€ä¹ˆå‘¢ã€‚大地你没事吧?”

 å¬åˆ°ç†Ÿæ‚‰çš„询问声,志岛大地连忙摆手:“啊……没事没事,非常地没有事。”



 åŠå¤©æ‰ä»Žçœ©æ™•ä¸­æ¢å¤è¿‡æ¥çš„大地这才意识到哪里不太对。抬头一看,跳入眼帘的是熟悉的白色双排扣外套,黑色的发弯弯曲曲地在面前之人的脸颊旁缠绕着。蓝色眼睛关切着的对象毫无疑问就是自己。

 

“响、响响希!”棕发少年一时间惊喜交织,但转瞬间激动的心情被疑虑冲淡。他结结巴巴地询问,“咦,我这是……你怎么会在这里?”

 ä¹…世响希很快明白了慌张过头的挚友想表达些什么,给出了相应的答案:“我利用了白虎的能力交换了你们的位置。不过这是我第一次用,还不知道有没有距离限制……总之能赶上真是太好了。”

 â€œç­‰ç­‰ä»€ä¹ˆä»€ä¹ˆï¼Ÿç™½è™Žï¼Ÿèƒ½åŠ›ï¼Ÿä½ç½®ï¼Ÿè¿™äº›éƒ½æ˜¯ä»€ä¹ˆï¼Œè¯·ä¸è¦ä¸€æ¬¡è¯´å‡ºè¿™ä¹ˆå¤šæˆ‘不懂的话来啊响希……”

“这些你先不用管。”响希背过身去,低声嘱咐道,“总之大地,这里还很危险。”


 â€œâ€”—你先找个地方躲下。”


 

志岛大地愣住了。好友是打算把他丢在一边,自己一个人做些什么吗?

 å¤§åœ°ä¸çŸ¥é“在他跑开的功夫里响希到底经历了什么,又做出了什么样的决定,但是此刻他有一种感觉。不……或许更早之前,他们还在咖啡厅里闲聊的时候他就有预感了。



“你有没有自己的信念、信仰……或者类似的东西?”


在大地出自迷茫而问出这个问题的瞬间,一切就开始转变了。和他聊天时,响希开始变得心不在焉起来。他沉浸在遥远的回忆里,想要找回什么,抓住什么失去的东西。所以不顾自己的白衣弄脏,响希也对着倒下的翔门会成员伸出了手。

然后到了现在,他决意一个人去面对一切:

 

“为了确保死颜影像不会成真,就必须彻底击败温迪戈。所以……我要战斗。”



志岛大地盯着挚友孤单的背影,攒紧了拳头。

 

结果又是这样啊,响希。我行我素也要有个限度!

你真的以为自己学习好就无所不能吗,别开玩笑了,稍微考虑下自己的安危啊。你把我当成什么了,多余的存在吗。明明我也可以做点什么的。

 

最终大地把所有的不甘咽了下去,向同行的少年确认道:“你能行吗。”

 â€œåˆ«æ‹…心,我会没事的。”响希轻声地回答,“白虎是……我的仲魔。它会保护我的。”

语毕,响希握着手机,向恶魔们交战的方向大步迈去。

  


响希的身影离大地越来越远,渐渐消失在人群中。若不去追逐的话,那摇摆不定的白色影子或许真的会消失吧。这可不行。

因为是挚友,所以不能阻挡对方前进的步伐。

因为是挚友,所以自己也不能止步不前。

 

“我要是也能做些什么的话……”志岛大地低头看向自己的手机,露出了为难的表情。

 

 

不远处,查知到危险气息的温迪戈在白虎出现后便停下了疯狂的举动,它谨慎地观察着银色神兽的动向。与此同时被击退的翔门会恶魔们振作起来,重新回归战线。

 å¤©ä½¿·ä¸‹çº§å¤©ä½¿æŒ¯åŠ¨åŒç¿…呼来狂岚。乱舞的冲击波挟着沙尘席卷而来,紧接是一道冰柱落下。只可惜出身于天寒地冻的北美大陆的邪鬼并不把赫科特擅长的冰结魔法放在眼里。

 

“可恶……冰结反射吗。”翔门会成员咒骂着,又提防地望向自现身以后便毫无动静的银色恶魔,“象征西方的神兽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å¦ä¸€ä½ç¿”门会的成员说道:“谁知道呢,总之先专注于眼前的任务吧。”

 â€œä»»åŠ¡â€¦â€¦å”‰ï¼Œæˆ‘们的同志啊,你为什么要叛逃,还让COMP暴走起来。”召唤出赫科特的成员经不住摇头叹息,“不论如何,你的罪孽就由我们来净化吧——”

 

“亚基(小型火焰)。”

 

 

背对着大地疾驰的久世响希紧咬嘴唇。信誓旦旦地和大地保证自己会没事什么的,实际上自己心里一点底也没有,可又不能表露出来。

诚然,响希与恶魔契约已久。除了很早以前就知道的、神兽一族恶魔的能力外,他对如何使役恶魔一无所知,与恶魔交战的经验也近乎为零。但为了幸存,他已经别无选择。

 

所以,我只能去相信你了——

 æˆ‘的仲魔(战友),白虎。

 

原地待命的神兽仿佛感应到了召唤者的思念,回头注视着响希,身上毛皮泛着的辉泽与他们初遇之际无二。那是不会改变,也不会忘却的亮银色。

 

正如那一夜的月光般。

 

 


银色光辉幽幽地笼罩着雷火肆虐的寺庙,那抹幻影就存在于此。响希无法分清是“他”沐浴在月色中,还是“他”即是光辉本身。

 


——我不是神明,翔门会的主上也不是。这个世界是没有神明的。

 

……我什么也不能干涉。但至少我可以给予你,仅此一次的选择。

 


你愿意活下去吗?

 

漂浮在半空中的幻影向着幼小的人之子伸出了手。那是与人类相似却又完全不同的手,透过它隐隐能看到星光黯淡的夜空。

就是这样飘忽不定、似有非有的纤弱手掌,却让陷于无助与绝望深渊的响希感受到了莫名的安心感,霎时间内心中涌现出了小小的勇气。

 

他还有东西向重要之人传达,因此——

 

“拜托你了。”我想活下去。

 

他抬起了自己的手,将它放在了“他”的掌心。随即月光隐退,苍蓝电火花于红莲色的夜空下爆闪。

 

 


响希想起来了,白虎的攻击手段。

和呼来吹雪的温迪戈(冰结),卷起岚舞的天使(冲击),点燃火焰的翔门会人士(火焰)都不同。当时,从紫电轰鸣中拯救他和另外一个孩子的电光,其名为:

 

“吉欧达因(大落雷)!”

 

神兽·ç™½è™Žèº«ä¸Šçš„花火呲啦亮起,化为苍蓝雷霆奔腾。还在和翔门会成员以及仲魔们缠斗的温迪戈躲避不及,被电击直接劈中。数米高的邪鬼雪男重重地摔在了地上,一动不动,浓厚的毛发被电得焦黑。

 

“这样……就结束了吧?”年轻的召唤者喃喃自语,加速的心跳迟迟未能平息下来。

响希不清楚他和大地算不算逃过了一劫,但他觉得应该算是安全下来了吧。还有,白虎能够明白自己的意思真是太好了。

 

此时此刻,一位翔门会成员来到黑发少年的身边,询问道:“请问您是白虎的召唤者?”

“啊……是的。”久世响希无精打采地回答。

“感谢您的协助。”橙色长袍的女子对响希鞠躬致谢,“说来惭愧,我们来到此地本是为了捉拿叛逃的同伴,没有料到要和恶魔作战。”

“无论如何,给您添麻烦了。之后的事不用多虑,请交给我们。”

 

响希顺着女子的视线望去。趁着他们聊天的功夫,另一位翔门会问责者走至死去的同伴附近,一脚踩碎了暴走中的便携式游戏机。

 â€œæ²¡æœ‰æƒ³åˆ°ä»–会违背神子大人和巫女大人的教导,做出此等有失体面之举。九头龙教祖大人若还在世,也一定会为他感到难过的吧。”

 â€œæ˜¯å—。”

 â€œè™½ç„¶æœ‰äº›å”çªï¼Œä¸çŸ¥é“您是否对我们翔门会感兴趣?若您这样强力的恶魔使愿意与我们并肩同行的话,想必神之子——弥赛亚大人也会感到无上的喜悦吧。”

 

她这是在邀请我加入翔门会?响希困惑地想。

 


 

“不可以!”


彼时,父母的告诫历历在目。他们反复强调:“响希听话,不可以再接近翔门会了。”

躺在病床上的小响希发问:“为什么?”

“都是那场集会的错……那孩子……”

“哎?”

当时的他并不理解双亲在说些什么,但是从那崩溃的表情来看那是他不该问及的事情。于是,他换了个话题:

“说起来哥哥他人在哪里?”为什么他没有过来看望我呢。

 è¯ä¸€å‡ºå£ï¼Œç—…房里的空气凝滞了。

 

沉默了许久许久,父亲叹息着告诉响希:“忘记他吧。”

 

“他不会回来了。”

 

 


对翔门会浓厚的抵触情绪如同潮水翻涌上来,久世响希下意识推开了眼面前的女子:“我不会加入你们的。”

翔门会成员热切的期望一下子落空,惋惜地感叹:“这样啊……抱歉。是我疏忽了,入会与否是不该强求的。倘若改日您改变主意,我们依旧欢……”

 

猛然间传来的惊呼声打断了翔门会成员的话语:“哇啊啊——这个人的手机是怎么回事!?”


路人惊呼着从死者身边逃开。翻盖手机冒出的深紫色光泽和刚刚翔门会逃逸者的COMP如出一辙。而且不止那一个人的手机,马路上陆陆续续地,一道接一道的紫色瘴气从失去主人的手机中浮现而出。

 

“怎么会这样。”响希惊讶地环顾四周。他们被瘴气围住了。如果每个都会出现恶魔的话,后果不堪设想。

“为什么手机也会出现瘴气……难道恶魔召唤程序泄露出去了吗。不,这怎么可能。”

 çœ‹æ¥ï¼Œä¸Žæ¶é­”牵连较深的翔门会成员也没有预料到事情会恶化到这个地步。她抛下响希朝着最近的召唤点赶去。

 


响希拧紧眉头,立刻叫上仲魔一同去破坏其他的召唤点。按照他的设想,只要效仿翔门会成员制止瘴气的源头——也就是手机,应该就可以阻止恶魔的出现。

 

少年来到出现异常的手机旁,高抬起脚用力踩下。

“啧。”

反复碾压几次后,破损的数码产品露出了里面的元件,召唤的光晕也随之暗了下去。


似乎可行。

白虎的召唤者抬头远望。神兽的双足从瘴气上凌然踏过,踩灭后随即转身,瞄准下一个目标飞身而去。看样子那一片地区可以放心交给它。

 

但是为什么……为什么普通手机也能召唤恶魔呢。难道不是翔门会的COMP才行吗?等等,恶魔召唤程序……死颜网站Nicaea的导航员是不是提到过类似的东西。

 


“哎呀哎呀,终于注意到这里了吗☆”

匆忙之中久世响希抬起手臂确认。不知从何时起,深蓝色的翻盖手机就一直被他握在手里,画面还停留在死颜网站的界面上。


兔女郎第谷幽怨地对着自己的用户说道:“说起来你还真是狡猾呢,明明自己就有恶魔却瞒着不说,哼。不过第谷铃我可是很大方的,就原谅你了。”

“看在那位大人的份上,破例给你也下载了APP。要好好运用它哦☆”

 â€œå“Žï¼Ÿâ€å“å¸Œè¿˜æ²¡ååº”过来第谷的话是什么意思。几乎同时间,手机传来了消息提示:


恶魔召唤APP下载中。

 

死颜网站导航员的讲解还在继续:“本来呢,本网站会给即将死亡的新用户免~费提供一次恶魔召唤的机会,帮助他们度过难关的。但是呢但是呢——总有人会选‘No’。”

“第谷铃只是AI而已,不太明白那些人为什么会这么选。难道可以活下去不好吗。”

“谁知道呢。”响希垂下眼眸,静静回答。

那些人……也许是不相信Nicaea,也或许是真的放弃生存了。答案究竟如何没有人知晓,毕竟他们已经不在了。


“是吗,既然他们死翘翘就算了。准备好的恶魔们会随便跑出来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什么!?”

脚边还尚未破坏的移动电话应言绽放出迷一般的纹路,瞬间明白了什么的响希急忙后撤几步。剧烈的波动由类似于召唤阵的花纹里向外扩散。似乎有什么生物即将打破阻碍,来到此世。

 


另一边,黑影骤然间从翔门会成员眼前的紫色泥潭中飞出。被突如其来的变化搞得措手不及的信者,失手丢下了可以召唤恶魔的便携式游戏机。

“哇啊啊啊——”深陷风刃密网中的他发出了惨叫。另一位翔门会女性成员急忙上前援护:“你坚持一下。迪、迪亚(治疗)。”

温暖的光辉从伤者身上涌现出来,一点点地回复着伤口。承受着全身被冲击波撕裂的剧烈痛苦,翔门会成员露出了难以置信的表情,艰难地传达着什么:

“为什么调……调率(Harmonize)会……”

“唔啊啊——不行……下级天使,来帮我!”眼见同伴的失血越来越严重,无心顾他的翔门会成员带着哭腔,请求仲魔援助。蓝发天使收拢羽翼跪坐下来,将自己的手搭在主人的手上。数片飞羽落下,治疗的光辉又增强了几分。

 

“糟了,白虎!”

全心全意沉浸于治疗中的兜帽女性忽视了恶魔的威胁,等到响希发觉想让白虎救援时,已经来不及了。

 


“刷——”

落地的白羽撒上了血点。

 

久世响希不忍地别开了头。风压逼近,他没想到从其他的方向也刮来了冲击波。

他条件反射地闭上眼睛,压低身子朝侧面闪躲。焦急之下他的脚被什么绊了一下,失去重心的身体大幅度倾斜。风刃从他的头顶和手臂擦过,衣袖也被划开,险些就要割伤。受到突袭的少年想用手臂支撑躯体,结果在触及地面之前,手先碰到了黏糊糊的液体。

浅粉色的水混合着尚未完全融化的冰渣于少年脚下蔓延。

久世响希呆呆地盯着自己沾满血水的手,一时间连呼吸也忘却了。他克制着自己不要去追究……封在碎冰中的残块究竟是什么。

 

沉重的步伐渐近,银色神兽来到主人的身旁护卫。苍蓝电光接连不断的炸裂,命中飞翔在空中的骷髅脸怪鸟。灵鸟·ä»¥æ´¥çœŸå¤©æ€ªå«ä¸€å£°å ä¸‹ï¼Œä¸Žæ­¤åŒæ—¶è¶Šæ¥è¶Šå¤šçš„怪物从瘴气中显现。白虎嘶吼着粉碎一切会威胁召唤者的恶魔,用身体阻挡下五颜六色的魔法攻击。而被它护在身后的少年一动不动,好像失去了全身力气般跪坐在地。


快想、快想啊!怎么做才能制止恶魔们,还有没有什么办法……!


 è”šè“è‰²çš„眼瞳透过落地的冰块们折射,观摩到了涉谷如今的样貌。

 ä¸çŸ¥ä½•æ—¶ï¼Œåå­—路口已经看不到行人走动的身影。往昔繁华的商业街上,稀稀落落游荡着形态各异的恶魔们。犬妖、食人魔、骷髅鸟……并且还在增加,越来越多,无法终止。他所熟悉的街市,已然堕落为恶魔们的聚集狂欢的场所。

 

响希这才明白,那一刻,站前宣讲的翔门会成员临终前的眼神里到底蕴含了什么。

——太迟了。

 

没错,已经太迟了。

即便自己的仲魔再强也没有能力阻止复数的恶魔,更何况就算打倒了,也还会有更多的恶魔从未来得及破坏的暴走手机里一涌而出。


他也不想就此结束。但是现实是,凭自己一个人无法改变现状。

 ä¸€åˆ‡åˆ°æ­¤ä¸ºæ­¢ã€‚


 

“喂,那边的你,不要放弃。”

 

从遥远的地方传来了微弱的呼喊:“仔细看看,你的仲魔还在战斗呢不是吗。”

 ä¹…世响希缓缓地抬起头。

 

“还能站起来吗。”

 ç¨³é‡ä¸Žæ¸©æŸ”兼具的声音在耳畔回响。

 

无助的少年侧身望着蹲在身边的人。女性全身被黑色的服饰包裹,只留下半截黄色的制服裙在外,简洁的中分蓝发梳在额前。她看到响希的瞬间露出了一丝丝的错愕,但立刻又恢复常态,看上去可靠又值得信赖。

在黑衣女子的搀扶下,响希吃力地站起身。不知道何时起,涉谷十字路口出现了许多身着同样黑色制服的人。

 

扶起少年后,女性走开几步,打开耳麦的开关汇报:“行动部队已抵达D Case发生地。”

“民众疏散完成。情况紧急,可否申请使用召唤程序。”

通讯频道的另一端停顿了几秒,徐徐回答:

“……可以。”

蓝发女性回问:“真的没问题?”

“之后再向大……局长上报就好了。”

“你知道我指的不是这个。”说到这里,她神情复杂地往响希的方向看了几眼。

负责联络的人没有回音。


女性无奈地摇了摇头,深吸一口气,大声命令在场的成员:


“作战开始——”

 



“祝好运,真琴姐。”

荧光屏前的人默默按掉开关,习惯性地想把双手放进口袋里,却摸了个空。

 

哎呀,忘了现在穿的是制服。

感到难堪的他玩闹般地撇了撇嘴。不一会儿,下弯的嘴角又被捋直。他轻快熟络地呼唤出监控上显现之人的名字:

 

“小响希。”

 

眼神中潜藏着谁也无法洞悉的事物。


 

“Long time no see.”

 

 

 

 â€”———————————

TBC.


本次出现的恶魔:



大家都很熟悉白虎酱~

 åŠ¨ç”»ä¸»è§’用的也是白虎,很帅气,也很适合hibiki。

 

 ç„¶åŽæœ¬æ–‡è®¾å®šä¸­çš„白虎暂定如下,和原作稍微有点出入。


神兽 ç™½è™Ž  LV53

指令技能:吉欧达因/贯通之一击/-

自动技能:电击激化/双手/-

 ç§æ—æŠ€èƒ½ï¼šçž¬è½¬ä¹‹èˆžï¼ˆå·±æ–¹å•ä½ä½ç½®äº’换,射程6)

 

 æ–‡ä¸­çš„白虎一上来就是大电击看起来似乎很厉害的样子……但要是放在游戏里,魔只有10的白虎酱根本就打不出什么伤害,碰到魔高体高电击耐性的就更悲剧了。非用它不可的话不如老老实实千烈突(何况根本不怎么可能会用白虎),放在相近等级的恶魔里唯一能说得过去的也就只有物理耐性了吧。(紫镜/蒂塔尼亚:……)

 åŠ¨ç”»é‡Œå“å¸Œçš„另一只仲魔朱雀(殿下:我呢??),十分抱歉,本篇的响希不会使用。不出意外的话,朱雀会给维绪用,虽然那要到很后面了。


然后,应该能看出来……本文是有意还原游戏中的各种设定的。但即便如此,还是难免会碰到文字无法言尽、又或者为了配合剧情做出改动的情况。届时还请米娜桑谅解。




真是越写越长了。实际上这章只写了原定计划的70%左右,不过再写下去字数就要爆炸了,看上去也很难受。没写的部分就只能往后拖拖了,后面几章的压力会变大不少吧……


对不起大地我真的不是故意放置play你的。



评论(1)
热度(9)
© éŸ¿è¼hik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