響輝hika🐇在咕声笑语中打出GG

称呼hika即可。

主博:主要是游戏恶魔幸存者系列的脑洞堆积处,也会堆点别的东西。个人信奉玻璃渣夹糖,总归有点甜。挖坑不填是日常。


喜欢或了解的作品们:

游戏:恶魔幸存者系列,精灵宝可梦,真女转&Persona系列部分作品,数码宝贝网侦&黑忆,弹丸论破系列,符文工房,Tales of系列,极限脱出系列,弧光之源&星光幻歌,逆转&大逆,美妙世界,王国之心,脑叶公司等

动画:游戏王系列,数码宝贝,Classica loid,三月的狮子,魔卡少女樱,棋魂,小魔女学院,Caligula,魔性之线,野良神,齐木楠雄等

小说:神曲奏界系列,细音启的轻小说,江南的龙族

其他:克苏鲁跑团(想跑跑看XD),部分国内漫画,也会看点英剧美剧。



简介越写越长(扶额)。

今天也依旧喜欢兔耳。


感谢 @秋海 绘制的头像以及背景图

[DS2BR] Re.(下)

[DS2BR] Re.(上)←戳这里





11  ——近未来  阿卡夏层——



Re……boot?这是什么意思。


“重启的意思。”

哎,就和电脑死机的时候要做的一样?这有什么意义吗。


“有的。管理者你大概也能明白我们现在面临的是什么样的境况吧。

“为了找出不同的解而重复地执行着同一套算法。虽然身为管理者的你感觉不出来,但是从旁观的我的角度来看……拥有最高权限的你陷入了一个闭合的循环语句中。别急……我知道你是不会放弃的,也正因为如此,你永远也达不成得出答案的判定条件。”


啊啦……原来不知不觉之中,我已经变成这样了啊。


“再怎么撤销(Regress),回到上一步也是没有意义的现在,最好的办法是直接重启。终止目前所有的程序,重新载入,系统很有可能就会恢复正常运转了。”


你说的我大概都理解了。

但是普通的电子产品也就罢了,“啪”地按住电源键几秒就可以……可放在星盘上恐怕没那么简单吧。


“是。终止整个星盘是不太可能。关键在于要重启哪个部分。”

怎么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对于管理者系统而言,自然也就是重启——


“试炼的再来,这一部分了。”



11  ——现时点  阿卡夏层  数小时前——



“纯吾,亚衣梨,乙女小姐,罗纳德先生,天狼星B星就拜托你们了!要小心远程攻击,注意及时回复。”


——啊,分配战力去消灭召唤恶魔的B星吗,真是漂亮的策略呢。不愧是是“我”,这么快就抓住了攻关的诀窍,好一个SLG游戏大师啊。

但是我可是这场漫长七日试炼的关底大BOSS哦?你觉得BOSS会放任你顺利进展吗。


“恶魔的数量增加了……绯那子小姐、真琴小姐,请你们阻止左边通路的恶魔们。启太、乔叔,右边就拜托了。”


——这样就对了。

那么,也是时候轮到我迎战了。


“A星的话,由史小姐,大和还有我来负责。维绪,请你帮忙支援和回复可以吗?”

“我知道了。”


——来吧。

人类时的我啊,来一决胜负吧。



“等等我呢??”“大地你……随意吧。”


“???”



12  ——现时点  阿卡夏层  数十分钟前——



——最初从萨达克那里听到要重新开始试炼的时候,极力反对的那个人是我。而现在和曾经的伙伴全力交战的,却也是我。


“大家小心,天狼星的广域攻击要来了!”

苍蓝的点点星辉蓄积完毕,瞬间迸发而出。巨大的光柱贯穿天际,带着不可阻挡的势头向着四周扩散。


Astroboletos之炎——

象征疾病与灾厄的浑浊火光四处燃烧,一如我曾经于循环往复的未来中见到的红莲之夜。在活着的人们的撕心裂肺的呐喊中,万物凋零,一切归于虚无。


——然而到头来,打着守护者旗号的我不也做出了差不多的事情吗。

这么一看,这世界上应该没有比我更可笑、可恨又可怜的家伙了吧。



那时,我问他:萨达克,我们不是为了不让人类遭受管理者的折磨才去接任管理者的吗。你为什么要说出这种话!

而他却平静地反问:“我的友人啊,你有没有想过,最初的七日里我为什么没有直接对人类出手相助。”


因为你没有办法直接违抗北极星?


“……并不是这样。如果不能违背,我就不会协同你们击败它,进行第一次的世界回归了。”


那是为什么……因为人类丧失了可能性?


“基本上来说是这样没错。我赋予了人类文明的火种、给予语言和知识,而人类用它发展出远超出我预计的可能性。这是很美妙,但……

“文明是一把双刃剑。它也会带来完全相反的东西。


“在你曾生活过的那个时代里,文明的负面遗产渐渐累积到了阈值。在价值观混乱、个人主义大行其道的社会,人类作为一个整体的族群却并没有一个统一的意志在,那么就算没有试炼到访,不日也会毁在你们自己手上。所以,当时的峰津院大和想要改变它,构建实力主义的世界我也不是不能理解……只是,抹消其他可能性的做法太过极端,我不能认同而已。


“但是结果,你们却从不可避免的毁灭中延续下来了,甚至做到了从未有过的事情——你们战胜了管理者。


“……你觉得是因为什么?”


那当然是因为人类找到了新的可能性:我们可以靠自己活下去,也就不需要擅自干涉我们自由的管理者了。想打倒它、真的击败它也是理所当然。等等现在看来,这难不成是——


“种之意志。现在的话你能明白了吧,试炼并不单纯地是为了毁灭。倒不如说这才是根本目的——向管理者,又或者你们口中的‘神明’展现你们存在的价值。

“但是现在的人类没有那样的东西了,所以会走上灭绝也是理所当然的。因为种之意志的代表者、生存价值的象征,你,已经不是人类了。”


我……


“在你决意为了守护人类而成为管理者的时候,就注定会变成这样。因为你太温柔了,不愿为难你的同胞们,当然也不会让你的‘剑’去破坏人们的日常。虚伪的和平再度给予了文明发展的苗床,而文明繁荣昌盛到了极限后,就会日益枯萎、凋零……最终,已经腐烂的果实是不可能再孕育出可能性之种了。


“如果你还想延续人类的存在、在绝境中创造出新的可能性的话,那只有一途……”


够了!萨达克你给我闭嘴。

我要是这么干了那和之前的管理者有什么两样。那么多的牺牲和流血又是为了什么……我们付出的一切不就变得一点意义和价值都没有了吗!


“那么管理者你呢,重复着同样的噩梦就很有意义吗。放下它有那么难吗。”


啧……

不行,就算这样我也不能接受。我还想再找找别的出路。就算改写全人类的意识也无妨,我一定要……


“Sirius。”



“我所相信着的你,充满可能性光辉的人之子啊,究竟什么时候起你只知拘泥于眼前,开始止步不前了?”


……


哈哈……

还是头一次听你这么叫我呢。


“抱歉。”


我知道的……我知道的。你说得很对,会变成这样的确是我的责任。我一直天真地怀着这样那样的期望,不死心地相信着解决人类毁灭问题的方法一定存在,只是我还没有足够努力地去寻找而已。

“不,你已经很努力了……我明白的,我可是一直都在守望着你啊。”


萨达克……谢谢你。


……


…………


那,就和历来、登上天之玉座的星星混蛋们一样,履行我该尽的职责好了。


“管理者……”


怎么了,别又摆出那副忧郁过头的样子。以前就说过了,你已经不是忧郁者了。再说了,要是提出意见的你都动摇了,那我要怎么办?

给我振作起来啊,我的剑。


“呵呵呵,你还真是……我知道了,那么下达命令吧。”


最高权限拥有者,最明之星Sirius在此宣布:执行Reboot——重启管理者系统,让七日试炼再临。这一次一定要甄选出新的可能性之芽,寻找到延续人类存在的契机。


“我明白了,一切都会如你所愿。”


……


呐,我说真的没有别的方法了吗。


“或许还是有的。”


哎?


“但你已经用实践证明了,更可能的答案是,没有。”


……



13  ——现时点  阿卡夏层——



输了输了。拿出我作为最终BOSS的看家本领——三段变身也没能扭转战局。人类还真是可敬又可畏的族群啊。

以前的各位管理者大人哟真是对不住了,我不该嘲笑你们的。毕竟现在身肩管理者重任的我也要举白旗投降了。嗯,对……我也栽在了“那个”我的手上。


呵……呵呵……呵。呵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萨达克,这实在是……哈,太好笑了。这简直就是我当上管理者以来,无数亿光年轮回间见过的最大的笑话了。居然会被人类时的自己干掉什么的,实在是难以置信哈哈哈哈哈——


……


结果到头来真的如你所言,毫无长进的是“这个”我呀。不仅如此,我还不进反退。连过去的自己的比不上了。


我眼睁睁地注视着“那个”我在战友的搀扶下气喘吁吁地走到玉座前,握着电量所剩无几的手机,随时都准备给我致命一击。而我实在是没有挣扎的力气了,只能胡思乱想。



啊啊……难不成,阿卡西记录的编撰者永远无法战胜人类也是摄理的一部分吗。别开玩笑了。这种冷笑话到底要怎么样才能让人笑得出来啊。


喂,萨达克。……萨达克?

为什么不说话。


拜托你了,请你回答我。我唯一的同伴……唯一的友人。请你回应我的声音吧,你不是一直有问必答的吗。



……啊,我忘了,你已经不在了呢。

曾与我一同奋战的其他同伴们全都站在我的对立面上,聚集在“那个”我的身边。而我自己的身旁早已空无一人了。


虽然那个时候在你的面前很帅气地下达了重启的命令,但也只是看上去如此而已。时至今日我还是很迷茫,我降下试炼真的意义吗。我拼死拼活守护着的东西……就在我的眼前背叛了我啊。

我还是不明白,我到底哪里做错了。你的提议又真的是正确的吗。请求你告诉我:


——究竟在哪里才能找寻到,能永远守护全人类的唯一正解。


假如我被击败了之后,人类的未来依旧是一片灰暗的话,那要怎么办呢。你所说的可能性真的存在吗。我该相信吗。万一历史重复,接下来“那个”我又一次决定一个人承担权限的话……不,不要啊,这不就成了死结了么。与其陷入人类与管理者二重身份的无限循环中,倒不如由我——亲手斩断这悲剧的轮回。


对啊……就是这样。若人类从最开始就没有存在过的话,也就不会有消亡的顾虑了。


没错,删除全部,清零重置(Reset)。这一定就是正解无误。



14  ——现时点  半日前  大阪  强化传送终端——



“去吧,人之子们。阿卡夏层的大门已经向你们敞开。”我抬手用最后的力气往传送终端里设置好Sirius所在的坐标。

注入了力量的超古代文明遗产瞬间焕然一新,锈蚀的齿轮再度旋转。在遍洒的青色光辉中,人之子们的身姿一个接着一个的消失。渐渐地,留在这里的只剩下我和他。


那个光辉者还不知道接下来要和谁作战吧。

我心情复杂地对他笑了笑。他一脸费解却又问不出口的纠结表情。可既然他不问,那我也不必回答了吧。


等等。偏偏在这种时候我想到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还不行,我还不能在这里倒下。绝对不能留管理者孤零零一个人在那里去和他的友人们对峙……咳咳……至少在那之前一定要传达出去。


这份你想要的答案……这份思念……请无论如何也……!


…………


……


——是否发送邮件至指定联系人?


——是/否



“……”



15  ——现时点  阿卡夏层——



正当我下定决心准备实施清零重置的时候,出乎预料的事情发生了。被大地和维绪扶着的他,一瘸一拐地走到我的面前,向我问道:


“你是谁。”


我愣住了。抽搐着并不存在的嘴角,我询问道:“你说什么。”


“我在问你是谁!”他突然发飙起来,大声吼道,“为什么你也好、亚尔·萨达克也好,都用一副和我熟得不得了的眼光打量我!我平生最讨厌莫名其妙的自来熟了。你们真的好烦啊。”


“噗哈哈哈。真是没想到还有这样的可能性……哈哈哈哈,完了完了八块腹肌要笑成十六块了。”

“人哪里来的十六块腹肌!”就算在最终BOSS面前,即将拯救世界的HERO也风雨无阻地进行着严肃的吐槽。


秘密真的是想要遮掩也遮不住的东西呢。

“啊,也对。以前我也很讨厌自来熟啦,但是现在我觉得自来熟也很可爱哦。”

“这个欠扁的语气……该不会真的……”

“撒,没准我就是你那个失散多年的兄弟呢。许久不见的哥哥很多年之后一跃变身成黑幕什么的不是司空见惯的套路吗。”


“紘君你在说什么呢……”“对啊,挚友你还好吗。还有这个叫天狼星的家伙怎么从里到外透着一股熟悉的腐烂味……”学友组说道。


不好,连笨蛋大地也察觉到端倪了……这么发展下去实在是不妙,得收回来。



“人之子啊,”我努力地模仿着萨达克那套神乎其神的说辞,向他们传达道:“你们赢了,干得漂亮。”


“怎么连生硬的转移话题上都是熟悉的配方。”



我没再理会那个笨蛋。一边说着,一边在所有人看不到的地方打开了自己的手机。



16  ——现时点  阿卡夏层——



天之玉座,管理者Sirius对着在试炼中幸存下来的人们缓缓倾诉道:


人之子啊,你们赢了,干得漂亮。

在我的存在归于虚无之前,不得不告诉你们一些事情。这是事关人类未来的重大事情,请务必听好了。


的确,你们赢了。但只是赢还是不够的。最为艰苦的是之后的事情。

现在,管理者权限正式交付给尔等。到底要用它做些什么,这取决于你们自身的选择。只要你们明白在得到什么的同时,也会失去什么就可以。


构建实力主义的世界也好,平等主义的世界也行,想贯彻其他什么乱七八糟的主张也没问题……总之随你们喜欢。

当然,不要权限也是一个选择。毕竟这份责任很重,不想背负它所带来的后果也无可厚非……嘛,反正我是受够了。

你们可以不要它。但是就算你们不要,等到了公元2500年,闲置的权限也会自动让渡给下一任帝星勾陈四。它会对人类做些什么我也说不好,我猜应该和它的勾陈一前辈差不多……不过那个时候你们八成都不在了,把事情一股脑地抛给后人去处理也可以就是啦。


不管如何,未来交由你们决定了。


我要说的就是这么多了。



“为什么要告诉我们这些。”


是啊,为什么呢……

Sirius黯淡的深蓝色瞳孔中,星辉剧烈地波动闪耀着。


一定是因为,我找到了问题的答案了。


“你真的是……”


行了,别啰嗦了,动手吧。


“没有别的办法了吗。”


噗……当然有的啊。


“哎?”


不同的道路一直都存在着。接下来你们要做的不就是决定要走哪一条吗。

但选择是针对你们而言的。为了给予你们选择权,击败现在的管理者就是不得不付出的那个代价。也就是说,在我身上已经没有其他选择了。


披着伪装的Sirius本体盯着亮着荧光屏的手机,无奈地解释道。



——来吧,我期待着你们的选择。


管理者少年轻轻瞟了一眼刺向自己胸口的人影,小声地念叨着什么,然后按下手机的按键,合上双眼。阴影掩盖下的瞳孔是与他想要守护的星球一样,美丽的苍蓝色。



好好当你的人类,希望你不要做傻事。

景山紘,是你(我)的话一定会明白我的意思吧。



——邮件已删除。



00  ——???——



在什么都不存在的漆黑虚无中,深蓝色手机自动翻盖打开,旋转屏幕,孤独地亮起。


“嘀。”



——您有两封未读邮件。




终章  ——未能传达的,无从存留的——



邮件一:



呀,光辉者。感觉很久没有使用过这个称呼叫你了呢。

很抱歉,接下来要让你一个人面对过去的同伴们。但是,在那之前我一定要让你知道,尽管你追寻的“想要永远守护人类的正解”并不存在,可这不代表你所做的并不是无意义的。


过去,管理者与人类发生过激烈的冲突,也许未来也会继续下去,而这看似残酷的一切却正是铺在通往光辉未来道路上的基石。包括你在内的所以种之意志的代表者们,以及管理者北极星、大角星、老人星、Sirius你……和它们的剑们,全部都是从陈旧中缔造出全新可能性的因子。

毁灭与新生交替,历史就是这样才能延续下去的东西。我希望你重启(Reboot)也正是因为如此。

虽然站在更高的角度来看是这样没错,但其实真正的原因恐怕没有听上去那么伟大。


或许我也和你一样,单纯地在希冀着什么。

希冀已经精疲力竭了的你不要再为了噩梦哭泣;希冀在世界守护者身旁的我也有资格自称为,你的守护者;希冀你不管遇到什么也不会忘记——


我的友人,你绝不是孤身一人。


只有这份思念,绝对要传递得到。



邮件二:



大家,许久未见。我是HERO……嘛,不过我想应该没有人会认识我啦,啊哈哈。那就换一个开场白吧。

……


愚蠢的人类们,我就是你们的管理者!对,我就是无所不能的卡密快把你们当中可爱的女孩子们都供奉上来大王饶你们不死。

……


咳咳咳,好了不开玩笑了。

结果无所不能的神明也有做不到的事情呢。一直以来,我谋求着永恒守护人类故土的方法。但最终它居然……并不存在。


尽管只有一瞬,我的确对这样的世界绝望了。是啊,这种无理至极的摄理干脆清零(Reset)算了。可我万万没有想到,景山紘你个叛徒可以的,居然发现了我的真实身份了啊。不愧是“我”,脑回路就是那么清奇。

但正是因此,我放弃了重置。


我突然明白,萨达克为什么总是那么向往着“可能性”的光辉了。因为它,真的很奇妙不是吗?


之前重复人类历史的我,在试炼再开之时,看到还是那一拨连换都没换的同伴后,一度质疑过重启(Reboot)真的有用吗。可现在,我所担心的历史轮回并不会发生了。在我迈出变革的步伐之后,世界也随之改变了。既然叛徒知道了我是谁,聪明如我,不,如他肯定不会走上我的老路。那么还是可以期待一下的吧,之后的未来。……嘛,虽然我看不到了就是了。



顺带我好好地反思了一下,为什么正解并不存在。

因为能够拯救所有人的答案,必定不是我一个人可以触碰得到的东西,要靠大家一起寻找才行。所以活下去,好好地烦恼下去吧。得不得地出正解我不清楚,但你们拼尽全力思考、努力得出的结果一定是有价值的。

我相信,这前方一定存在着连管理者也不知道的未知可能性。所以放手去做,不要害怕。


另外,还请原谅我过早的退出,一次又一次地进行回归(Regress)我真的已经很累很累了,不想也不能再陪你们了。

守护者这个身份就到今夜为止。


呼……终于,终于,终——于到达终点了。真是趟足够漫长的旅程啊,我要稍微休息一下了。



でわ、みんな,おやすみ。

Have a nice dream.



END.







大家十一&中秋快乐!


这次的标题《Re.》取自于DS无印的OP《Reset》。歌词里有这么一句——“Delete all of the world, to do over again.”从这句里联想到了想要删除世界的兔聚聚,于是有了本文。


文章中提到的3个Re-,分别对应兔聚聚通过星盘执行的操作:Regress(回归,撤销)、Reboot(重新启动)、Reset(重置清零)。每一次操作变更的同时,兔聚聚也一点点变黑……虽然最后强行扭回来了。最初是并没有兔人兔神互动的打算的。更没有奇怪的吐槽在。

另外Re在日语中读作れ,和零(れい)的读音差不多。不管是最后的两封谁也不会收到的邮件也好,文章中写的人类历史会毁灭也好都有一种虚无主义(并没有)的错觉。


然后解释下两封邮件。兔聚聚的邮件被他自己删除了,因为他不想让任何人知道自己是谁、做过什么,这点和游戏原作是一样的,尽管听起来有些矛盾,但他会写纯粹是因为他还是抱着一线希望,希望能有人知道他的故事;忧的邮件是没能发送的出去,但是他的念想由兔人代为传达了。兔人猜到了兔神的身份,也对他所做的一切表示了理解。

“我理解你本是想守护这个世界的,我懂你的想法,所以你不是孤身一人……”这样的兔人,其实达成了兔忧二人的夙愿。而新的种之意志——兔人君会诞生却也是兔忧的功劳。

所以从结果来看,他们的付出并不是无意义的“0”。之后兔人会构建什么样的世界,就当是开放性结局自行脑补吧(喂)。


不过如果以本文的条件为背景的前提下,兔人依旧选择成为管理者的话可就是最糟糕的情况了。

兔人击败管理者——为了守护人类成为兔神——为了拯救未来管理者回溯过去降下试炼——兔人为了和平再度击败管理者——成为兔神……这就成了恶性循环了。没准连北极星大角星老人星都是以前的兔假扮的。


此次兔神的名字定为了大犬座α,天狼星Sirius。原因多种多样。

一方面奶里侵略者管理者的名字都是单独的星星,而Lepus却是星座的名字有点违和。还有就是因为天狼星本身真的是很适合人类管理者星名的一个存在。

天狼星是冬季大三角的其中一颗,也是全天亮度最高的星星(太阳月亮当然不算在内),亮度为排名第二的老人星同学的两倍左右。颜色是苍白带蓝。并且在地球上能用肉眼观测到的星星中,它是唯一一个几乎与太阳同时升起的星星了(周期为365.25日)。综合来看还挺兔神的。

以及Sirius是双星系统,由AB两颗星星构成。文中会写AB星也是因为这个。顺便北极星勾陈一是3个……一个无限射程千烈突一个复活召唤恶魔一个发地图炮还真是丧病……以上资料借鉴度娘。



最后,这是第二次写兔神被干掉的文了……没准还有第三次。真是恨死管理者END了。


以上,感谢阅读。


评论(6)
热度(10)
© 響輝hika🐇在咕声笑语中打出G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