響輝hika🐇在咕声笑语中打出GG

称呼hika即可。

主博:主要是游戏恶魔幸存者系列的脑洞堆积处,也会堆点别的东西。个人信奉玻璃渣夹糖,总归有点甜。挖坑不填是日常。


喜欢或了解的作品们:

游戏:恶魔幸存者系列,精灵宝可梦,真女转&Persona系列部分作品,数码宝贝网侦&黑忆,弹丸论破系列,符文工房,Tales of系列,极限脱出系列,弧光之源&星光幻歌,逆转&大逆,美妙世界,王国之心,脑叶公司等

动画:游戏王系列,数码宝贝,Classica loid,三月的狮子,魔卡少女樱,棋魂,小魔女学院,Caligula,魔性之线,野良神,齐木楠雄等

小说:神曲奏界系列,细音启的轻小说,江南的龙族

其他:克苏鲁跑团(想跑跑看XD),部分国内漫画,也会看点英剧美剧。



简介越写越长(扶额)。

今天也依旧喜欢兔耳。


感谢 @秋海 绘制的头像以及背景图

[DS2BR] Re.(上)

管理者Route后。和去年十一的那篇《最后的谎言》类似,总有人看兔不爽想要干掉他系列。这回也是一样的致郁,请做好心理准备。


中秋快乐。不管如何,兔耳就由我来守护!





00  ——???——



——是否发送邮件至指定联系人?


——是/否



“……”



01  ——现时点  阿卡夏层——



呵……呵呵……呵。


呵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萨达克,这实在是……哈,太好笑了。这简直就是我当上管理者以来,无数亿光年轮回间见过的最大的笑话了。你说是不是?


“……”


我,摄理的终极、堂堂管理者Sirius,居然会被人类时的自己干掉什么的,实在是难以置信哈哈哈哈哈——


“……”


喂,萨达克。……萨达克?


为什么不说话。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到底为什么,你不回答我!


你是我的剑不是吗,那就回答我的问题。这可是管理者的命令!还是说连你也和他们一样,打算彻底背叛我?

呐,不要不说话。拜托你了,请你回答我。我唯一的同伴……唯一的友人,我请求你告诉我:



——究竟在哪里才能找寻到,能永远守护全人类的唯一正解。



02  ——久远的未来  阿卡夏层——



“以防万一,再向你确认一次。光辉者,你确定要这么做吗。”


是。我想要执行世界回归。

这样,就可以从过去的记录中寻找到将人类引向毁灭的根源,同时找出拯救所有人的方法。


“但是……这样真的好吗。”

怎么了?哪里不对吗,萨达克。


“没什么。”



那就开始吧。

以北极星、大角星、老人星为名、残忍无情的试炼之后,第四次的世界回归(Regress)。


一切都是为了,守护人类的和平。



03 ——现时点  阿卡夏层  数小时前——



“喔哦哦哦降下试炼,破坏我们和平日常的管理者天狼星就、就是你吗?”


面对昔日挚友的质问,隐藏在巨大异形伪装之下的纯白神明莞尔一笑,爽快地承认:

嗯,对,就是我哦。


而被围在人群正中心的领队少年却维持着沉默,脑中回放着的是不久前最后的考验中,刺客所留下的、意味深长的话语。若不是他身上还穿着校服、那和神明真实姿态如出一辙的外貌大概会惊到在场的所有人吧。


他们就彷如镜中的倒影,难分彼此。然而管理者大人并没有同任何人分享这个秘密的打算。



04  ——现时点  七日前  JP's东京支局——



“我?领队?”

“对,说的就是你。除了你,还有别人能当我们的领队吗。”秋江让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说着,顺势搭上了黑发少年的肩膀。看起来镇静冷淡的少年最不擅长招架让先生——乔叔那凭空而来的自来熟,别扭地皱起眉,用比对方还要高的速值强行躲开。扑了个空的乔叔,身体直接栽倒了下去。

乔叔自作主张地回答激起了另一位高中生的不满:“为什么是他当领队啊!明明我也是恶魔使好不好。”

“志岛君……”新田维绪轻声地安慰着自己的校友。


“闭嘴志岛,又没问你。”峰津院大和无视了志岛大地那丧家之犬般的悲鸣,转向少年一侧。他优雅地鞠躬,征询校服少年的意见,内心却早已明了答案:“那么,你愿意当领队吗。”

他点了点头。

“果然。”这一次的答案也没有让他峰津院大和失望。


“那么针对春季大三角和冬季大三角的作战会议再开。继五帝座一后,今天要袭来的侵略者参宿四,特性是……”


“那个我说,有没有人扶我一下。”瘫在地上的乔叔,高高地举起了手。



05  ——现时点  七日前  阿卡夏层——



“呀,管理者。”

有什么事吗,萨达克。

“新的‘剑’——南河三、参宿四Debug完成。”

了解,非常感谢。

“不用客气。此外,春季大三角的五帝座一、角宿一、大角星的程序也已调试升级完毕。”

好的。辛苦你了萨达克。这样一来,算上自愿前往的常陈……不,都妹和你就全部结束了。


一共七体的侵略者呢,再加上隐藏在幕后的大BOSS我……啊啊,还真是越来越像北极星那时的试炼了。

“是呢。”


现在再提反悔也已经……

“嗯,太迟了。我们已经不能回头了。”



06  ——久远的未来  阿卡夏层——



时至今日,我不止一次地问过自己: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没有管理者直接干涉的世界不应该变得更加美好才对吗?没有残忍的侵略者,也不用为了生存日复一日地挣扎于死线上了。人人都可以按照自己的意愿、无忧无虑地生活下去才对。可现实和理想相去甚远。


很久以前的我总是执著地认为人类的可能性是无穷无尽的。直到现在我才察觉到,这千变万化的未来中却始终包含着一个既定不变的事物:人类会毁灭。


没错,在回溯历史的过程中,我曾见证过无数次同样的场景——地壳剧烈震动,带着浓烈恶臭味的海水翻涌不息。曾经澄净的天空被喷涌的火山灰遮掩得严严实实。地面上数不清的人曝尸街头,蚊蝇嗡嗡嘶鸣。尚未被疾病波及的人们躲避在废墟中,静等着死亡降临己身。不远处,是他们曾经的亲友的遗体。


——那颗我想要守护的苍蓝星球,最终于那个红莲色的夜晚,在名为“人类”的业火的灼烧中,永远消亡。


可我无论如何也不愿意相信这就是我们的终末。

所以——



萨达克。拜托了,再来一次。再来一次就好。我一定能找出解决之道的,一定能……必须能啊!

我如此向我身边的他请求道。


“唉……”

萨达克看了我几秒,垂下头来无奈地叹气。不知为何我从我同伴的眼神中读出了此前从未有过的失望。虽说如此,他还是倾听了我的愿望,没有拒绝:


“我知道了,光辉者哟。”


“一切如你所愿。”



07  ——现时点  半日前  大阪  强化传送终端——



转眼间,人类与侵略者的争斗到达了最终日。

大阪新世界,这尚且未被“无”侵蚀的一小块净土,如同大洪水中一叶飘摇不定的扁舟,随时都会被淹没。仅剩的幸存者们正聚集于此。


在他们的前方是传送终端。正当他们烦恼如何通过终端前往管理者的所在地之时,半空中骤然闪起了幽蓝色的光焰。在晃动的光火中浮现出了在试炼中一度引导他们的、苍白色青年的身影。穿着古怪白色外套的他从空缓缓降落,佩戴的兜帽上长长的蓝条纹飘带随之落下。


“呀,人之子们,等你们很久了。”他不紧不慢地向在场的人们问候道。


接着似人又非人之物的青年向幸存者们送上祝贺,并教导他们开启道路的方法:

“你们齐心协力,顺利跨越了这六日间艰难的试炼,我发自内心地为你们感到高兴。你们所追寻的东西,就在这传送终端的前方。”

“但是在那之前,你们要先度过最后的试炼。”


不理解他所言之意的开朗高中生抱怨着:“哎哎,什么,还有最后的试炼是啥?不会又有什么星星要冒出来吧……可是除了管理者之外的三角星们已经都被击败了啊。”

“不,大地,还没有。”幸存者们的领队早就猜到,不是恶魔、却又拥有非人之能的青年的真实身份,“最后的试炼就在你的眼面前。”


“没错,我的名字是Alc……不,Al Saiduq,测试者、忧郁者、也是……守护者。”


“亚尔·萨达克?这也是星星的名字吗。还有守护者……”领队轻声重复着萨达克的话语,心生疑惑。


几日来的相处虽然短暂,但他看得出萨达克对人类并没有敌意,甚至怀有深厚的眷恋之情。那么,这样的他是为了什么成为了站在了侵略者那一边。

你在守护什么呢。甚至为此不惜破坏对自己而言重要的东西?


很快,领队就知道了问题的答案。亚尔·萨达克眯起眼睛,冷漠地向在场的所有人宣告:

“人类啊,你们究竟有没有谒见他的实力,就让我测试一下吧。”


“……他?”

领队少年敏锐地察觉到了阻挡在身前、最后的刺客的话语中,暗中蕴含的异常之处。


听到疑问,管理者之剑的脸上又浮现出了往日里那令人费解的笑容。洁白如羽的浓厚睫毛下半露而出的眼神,神秘中又添进了几分忧伤。

他没有再多做解释,瞬间抽出金属锁链,幻化成迎击姿态。


这一幕又一幕,就和阿卡西记录里保存着的久远过去一模一样。



08  ——久远的未来  阿卡夏层——



历史循环往复,最终朝着既定的方向一往无前。这就是历史的必然性,又或者说,这就是摂理(法则)吗。

——想要扭转摄理,那唯一的手段,便是同样用摄理对抗了。


可恶……如果凭自己的意志擅自更改自然规律,那不就和管以前的管理者们一样了么!

可是已经没有办法了。如果我想要拯救这个世界,让大家曾经生存过的地方能够永远地、永远地保留下去的话——


“你打算干涉摄理?”


是。即便这有违我们身为守护者的信条,但我……只能这么做。


“……”



09  ——近未来  阿卡夏层——



他还是介入摄理了。


在光辉者不死心地进行一次又一次的世界回归(Regress)的时候,我就预料到这一天会到来的。

而且也料想到就算变成这样,破灭的未来依旧避无可避。


看着夜空中一度最为闪耀的明星Sirius变得黯淡难明,和那些虚无缥缈的参数值做着无意义对抗的模样,我不得不承认,有什么事情被我们搞错了。

这世界上没有永恒不变的真理。换而言之,并不存在永恒的唯一正解,想要前进必须有所改变。


但注视着宁愿把自己置身于死循环中、失去自身光辉、也不曾放弃尝试的管理者,我无论如何也不忍心告诉他这一点。

会变成这样我也有责任。至少我要找出一个挽救的方法来。


得在他对人类失去信心之前,在迈出最后一步、开始着手改换人类的自主意识之前想出来才行。不能让他重蹈北极星的覆辙,只有这点不能让步。……北极星?对了,就是这个。


“Reboot。”我牵住了正操作着程序的Sirius的手。


这是我能想到的既能拯救他、也能拯救所有人的唯一办法了。


他擦拭了下眼角,抬起头来,迷茫地注视我。



10  ——现时点  阿卡夏层  数小时前——



传送的光辉渐渐散去,久未有人造访到阿卡夏层一下子迎来了一大批客人。


玉座之上的我遥遥俯视着脚下的他们,视线从一张张充满决意和斗志的脸上飞速掠过。

大地、小维绪、乔叔,真琴小姐、大和;启太、绯那子小姐、亚衣梨妹妹、纯吾……啊,怎么猫也跟着了;史小姐、罗纳德先生、乙女姐姐。除了都妹和萨达克都在这里了呢,好热闹。


好久不见,大家还好吗?……要是说出这种话我立刻就会被揍死的吧。因为大家的领队已经不是“这个”我啦。


想到这里,我忍不住看向了“那个”我——

而他也同样在打量着我。


视线交汇的一瞬间,那感觉真的是比强灌一整箱青汁咖啡还要酸爽。

实在是,太讽刺了。


在我用目光把那个没穿兔子服的混蛋叛徒千烈突(附加贯通物理激化战神加护会心激化)无数遍之时,不出我所料的,我的挚友大地君耐不住性子,第一个站出来开始挑事:

“喔哦哦哦降下试炼,破坏我们和平日常的管理者天狼星就、就是你吗?”


可我只能认同事实:嗯,对,就是我哦。


决意搅乱你们的日常、跟拍特摄一样派遣诡异的甜点怪物消灭人类的管理者就是本大爷。冲着每天只派一个手下而不是让他们一起上这点,你们就应该感激涕零啦。就这样还抱怨呐挚友君,还真是浪费我一番苦心哎。

……


最终,除了承认自己的身份外,我把所有想说的话都咽了回去。深谙RPG之道的我明白,反派总是死于话多的。


而且,不管说什么都是无用的。一切早就决定好了。总之,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哪怕造成如今局面的人正是我自己也……无怨无悔。






[DS2BR] Re.(下)←戳这里



评论
热度(8)
© 響輝hika🐇在咕声笑语中打出G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