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ka🐇

[DS2BR]夏末花火

迟到的了七夕贺文。节日快乐!

这次故事里尽是些平常不会写的一些角色,没兔什么事。但字里行间中都包含着我对我兔的思念。

只能吃Pocky过节真是寂寞啊……虽然芝士味也挺好吃的。不过还是想吃章鱼烧。


食用愉快啦。


☆


这里,是八月末的东京。

阳光不再毒辣,在数场台风的影响下恼人的炎热渐渐散去,今年的夏天理应走到了尽头。可不知为何,首都一反常态地开始升温。空气沉重得彷如固体般,不管是房间里还是街道上都捕捉不到一丝清风流动的迹象。那些快要被忘却的炎热与焦躁感,再度席卷而来。


东京JP's局内,少女局长镇压下内心的浮躁,飞快地浏览着手上的文书。审阅、批注、签名——所有的步骤一气呵成,然后迅速切换到下一篇。

在这样闷热的日子里,JP's局长的工作量却分毫未减,就和往常一样。

非要说有什么变化的话,那就是从两年前的深秋开始,这里已经不再是峰津院都她一个人的办公室了。


该怎么说是好……JP's之长无端冒出了个哥哥?又或者对于经历过轮回的大家而言,是他们熟悉的局长先生空降了一个妹妹?总之,现在的峰津院当主由他们——峰津院大和与峰津院都两人共同担任,是不争的事实。

只是,事情会变成这样是她未曾料到的。

新世界脱离了管理者系统,作为老人星造物的她无法继续留存下去。她Cor Caroli(常陈一)与Alcor一同离开人类世界——即便不舍,她也必须与这些天结识的朋友们离别。

可最终,她回来了。


在那个樱花满开的绚烂春日,她回来了——以人类的身份。这究竟是某种的巧合,还是人类的可能性造就的奇迹呢?她也不得而知。但是,有一点不容置疑。几经轮回后的新世界,的确如所有人祈愿的那般幸福美满。

失去的事物复来,缺憾得以弥补,未能传达的心意也终得表白。


一切,有如梦幻。


至少原应如此的。


“我进来了,都局长。”

在迫真琴带着沉重的脚步踏进办公室的那一刻,峰津院都才醒转过来。


幸福与圆满不过南柯一梦。

既然是梦,终究是会醒的。



“都酱,非常抱歉!让你久等了。”

少女匆忙赶到集合地点,气喘吁吁地打着招呼。仙草寺雷门的红灯笼下,银发的少女低着头,浅紫色的蝴蝶发饰无精打采地耷拉着翅膀。



“我进来了,都局长。”

“辛苦了,迫小姐。有什么事吗?”

“是。”迫真琴向着坐在办公桌前的上司如此回应。一贯雷厉风行的行动部干部,却迟迟没有开口。

峰津院都用戴着白色手套的手轻轻拭去头上的汗珠。她现在很烦闷。一方面是天气酷热的原因没错,另一方面也是因为她答应了维绪的邀约,要去观摩今年的花火大会。在那之前,她要尽可能地多解决些事务才行。

尽管如此,出于礼仪与良好的家教,她还是耐着性子询问:“请问发生什么了?”

真琴垂下眼眸,听似平静的声线压抑不住地颤抖着:

“秋江的妻子……去世了。”


一瞬间,都感觉自己掉入了冰封的海水中。寒意,透过层层的不安与焦躁,直刺心底。



“那个……都酱?”新田维绪小心翼翼地问道。

峰津院都立刻反应过来,慌忙回答:“啊……没有关系,我也才到而已。”

“都酱……”看着她出神的样子,维绪不免有些担心。她努力地找些话题,试图让自己的朋友变得精神一点,“嗯,对了。这还是我第一次看到都酱穿浴衣呢。”

“是呢,我平常的穿着以制服居多。浴衣……有点不习惯呢。”都皱着眉说。她抬起双臂,原地尝试性地转了半圈,藤黄色浴衣上印着的芍药与蝴蝶随之起舞。


过了好一会儿,都才反应过来自己的行为似乎不太得体。她轻微地别开了脸:“你觉得怎么样……会很奇怪吗。”

维绪摇摇头,笑着对她说:“才没有,很可爱哦!”

“谢谢你,维绪。”得到朋友肯定的局长小姐郑重道谢,自信的笑容又回到了脸上。她注视着维绪的眼睛,认真地说,“今天的你也很漂亮。”

“呃……啊。谢、谢谢。”

棕发少女的脸一下子通红的如同艳丽的山茶。她不自觉地抬起双手,慌乱地摆着。大概是高中时期留下来的坏习惯吧,每次一紧张时,乖学生维绪就会条件反射地竖起手。就算现毕业已有一年多了,她也还是没有更正过来。


“那……那个,”新田维绪颤颤巍巍地组织着语言,“今年正好是花火大会四十周年庆,规模很大,人也比以往要多。虽然现在还早,可要是想占个好点的观赏位置的话,我们还是早点动身比较好……嗯,怎么了都酱?”


“没什么,”都摇了摇头,“大概是我看错了。”

刚刚,她好像在密集的人群中瞧见了一个熟悉的人影,但一转眼人又不见了。


不,他怎么可能在东京。他不是乘着昨天的飞机出游了吗?

而且仔细想想也不可能是。正常的青年哪会像个小孩子一样,穿着可笑的月兔纹藏青色浴衣、绑着怪异的发辫在大街上乱晃的。


“维绪,我们走吧。”



“说起来,比起浴衣,穿着振袖的维绪应该更美吧。可惜,没能出席你今年的成年礼。我很抱歉。”

“没关系的,不用在意。对了,明年都酱和大和桑也成年了吧,脩太郎君他们会不会来呢。”

“兄长大人和我的成年仪式吗……”都闷闷地说,“一想到我和那个只知道对着某只兔子摇尾巴撒泼的兄长同一天成年,就有一点不爽。”

“呵呵呵,有个哥哥关照,总比一个人要好很多吧。所以就别这么说啦。”

“哼,才没有。”

“真的?”

“维绪!”峰津院都就像只炸了毛的小狐狸,气鼓鼓地吼道。她才不想承认,自己今天能出来是某个坐在办公室里、代替自己工作的人的功劳。

“抱歉抱歉。”维绪安抚着自己的朋友。


但是,果然是这样呢。

这对处处不合的兄妹,唯独死要面子上倒是难得一致的。


尽管都酱没有去参加他们的毕业旅行,但是维绪还是知道的。那次旅行中,濑川脩太郎也有调侃过“哟哥哥大人,有没有想念你亲爱的妹妹啊”。当时的大和倔着脸,矢口否认说“谁在乎那个女狐狸啊”。

一旁的前·å­¦å‹ä¸‰äººç»„忍着笑,默契地交换了下眼神。



看着不知为何突然笑起来的维绪,峰津院都却怎么也开心不起来。她还在想着之前真琴说过的事情。


即便世界向着好的方向变化了,可有些东西始终不会改变。虽然坚持了两年,但是秋江先生的爱人最终还是不幸病逝。乔叔在婚礼上抱着花嫁到处转圈的一幕幕似乎就发生于昨天。那一刻,他自豪地对在座的人们宣布,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了。

可结果——


“秋江的妻子……去世了。”


别离之日还是到来了。

而自己和维绪呢?她们还能说说笑笑的时光究竟还能维持多久。今年是维绪,明年是她成年。再接着十年、二十年、五十年后她们又会如何呢?


她不知道,也不敢想。因为Cor Carori是不应该生活在人类世界的、管理者的造物,没准下一秒这份天赐的恩惠就会被收回,她们会分别。最后在晨光中,过往的梦境散去,梦中的人们悉数化为泡影。

迷失人间的蝴蝶,含着泪在阿卡夏层醒来。



“维绪……”都低声唤道,她紧紧地拉着少女藕荷色的衣袖,怎么也不肯松手。

维绪回过头,却错愕地看到自己朋友的脸上,交织着泪痕。


她还不想失去,人生中的第一个朋友。



“是这样啊,秋江小姐她……”

维绪低声地说道。靠在她肩上的峰津院都无声地点了点头。

本来她们两人是打算渡河,前往晴空塔观景台等待夜幕降临,花火燃起的。现在,为了等都平复好心情,维绪只能找了个相对较空的地方铺上垫子就那么坐下。

新田维绪抬头看去,在等待的过程中天色已经渐渐昏暗,怕是去也赶不上预定好的席位了。虽然有些遗憾,但这里的视野也不算太糟,姑且就这样吧。


“呐,都酱。”维绪轻轻地拍着都的肩膀诉说着,“你害怕分别吗。”

“嗯……”

“我也很害怕啊。但是既然作为人类降生于世,那么别离就是不得不经历的事情。”


以前的都酱是管理者老人星为了填补大和桑不在的缺漏,而制作出来的侵略者。但你抛却了Cor Carori的使命,选择作为峰津院的家主,从管理者的手中守护全人类。那时的你为了拯救更多的人,舍弃私情、想要牺牲我们也无可厚非。

可在这个世界,你已经没有遵守天命(摂理)的必要了。你是峰津院都,不是任何人的替代品。每一次的相逢、每一次的邂逅,对于你来说都是独一无二的。那么,离别也是如此。


在北极星的审判到来前,我也没有考虑过这种事……不,也许只是不愿意去面对而已。

直到北斗七星袭来,我第一次地失去了亲人们,这才知道:死亡看似遥远,却永远在你想不到的时候悄然而至。要珍惜,这只有一次的生命。


“后来,我成为了卢格的依附。”

“维绪原来做过这么危险的事情吗……”


嗯。刚听到适格者就是我的时候,我逃走了。因为很害怕……还不想死。但是后来我想明白, è¿™æ ·å¤ªè‡ªç§äº†ã€‚被卢格附身、解放龙脉是只有我才能做到的事情。我不去或许我不会死,可大家又要怎么办呢……?

已经不想跟任何一个至亲道出永别了。为了大家,哪怕牺牲的是我自己也没关系……啊,在舍小取大这点上我们倒是意外地挺像的呢,都酱。


“没有,维绪才是,要比我勇敢太多了……在那之后,又发生了什么了?”


我……活下来了。从绝对不可能活着的局面中幸存下来了。现在想想也是挺不可思议的。

自那之后,我变得比原来要勇敢,要坚强……至少我是这么觉得的。我会试着向他人传达自己的意见,不再违心地附和他人。啊,对了,还劝说过一个孩子让他不要轻生呢……不,那次更多的还是脩太郎君的功劳。


总之,即便痛苦,即便不舍,但正是因为经历过别离,懂得了珍惜,才会成长……人生才会完整。


“你觉得呢,都酱?是不是这样子的?”

“我……我不知道。”峰津院都摇了摇头。

“还是害怕?”

“大概吧。”


对于峰津院都而言,她所经历过的离别太多了,也太少了。

多的是遭受各种各样的灵灾而牺牲的平民和局员们;而她鲜少……不,是从没有与任何一个重要的人分别过。所以,她也不知如何是好。毕竟唯一的一次离别,她也奇迹般地归来了。


“是吗……”维绪叹了口气,轻轻地回答。

为了重要的友人,维绪觉得自己得做些什么才行。而且,不得不做。

可怎么办呢……对了!就和他一样,我……


带着前所未有的凝重表情,维绪站了起来。


“喂,都酱,听我说!”

都无助地抬起头,眼圈通红。总是威风凛凛的JP's局长一副狼狈的样子,漂亮的妆容也被泪水糟蹋得花开,让人心疼。


新田维绪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是的,自己的意见要好好说出来才行。


“我……我……!”


都瞪大眼睛注视着站在眼前的人。在自己的面前,维绪一直都是个知书达理的温和少女。她,第一次丢下自己的矜持,通红着脸,面露难色却又拼尽全力地大喊着,眼泪在眼角边直打转,好像用掉了她毕生的勇气般。

峰津院都的心跳突然加快。


“都酱,我……”



“————”



刹那间,纷繁的焰火如同岩浆般喷涌而出,夏末东京的天空瞬间亮如白昼。少女微弱的呐喊声在巨大的爆裂声中消散。


“开始了啊……花火大会……”

拼命忍住不想落下的泪珠,还是沿着茶色少女的面庞悄然滚下。

她抿紧嘴唇,把流落嘴边的水滴咽了下去。苦咸的液体在口腔中迅速化开,这是遗憾、是难过、是不甘……混杂在一起的味道。


而峰津院都屈膝坐在地上,黯然地垂下头。她只能看着少女放声哭泣,别的什么也做不到。



维绪咬着牙,胡乱地抹了抹眼泪,抬头看向隅田川上空、花火点燃的地方,谁都看不到她现在的容颜。


她已经鼓起勇气、已经很努力了。对,只差一点点……一点点就可以……呜……


虽然不甘心……可是……可是……



——加油。



新田维绪屏住了呼吸。她,缓缓地转过头去。

“脩太郎……君?”

然而,她在自己的身后并没有看到任何人。周围的孩子也好、大人也好,都在翘首观赏着美丽的烟火。没有人关注她们的事情。


但是,那的确是他的声音。我是绝对不会认错的!


因为……在被恶魔袭击的时候,双亲过世之际,在我昏迷不醒的时刻……在所有,我最需要帮助的时候——

他,永远都在我的身边。

教会我勇敢、赋予我前进的勇气,守护着我,见证着我的成长。

我也要成为他这样的人,将这份勇气——将这份能够面对一切困难的勇气,交付他人。


嗯,是啊,再来一次吧。

这一次,我会用盖过所有焰火的声音,把我的全部传达给你!


“都酱,我——”



“我最喜欢你了,维绪。”


峰津院都不知何时站了起来。她张开双臂,用力地环抱住面前的少女。

被拥入怀中维绪一下子变得忸怩起来:“哎哎,都、都酱?!”

“等待可不是峰津院家的人会做的事。当然那个愚蠢的兄长不算,他或许会为了某个人而选择等下去……虽然我也搞不懂,他到底在等什么就是了。反正我不会等待。”


都闭上眼睛,在怀中人的耳畔轻轻说道:“维绪,谢谢你。”

不说出来也没关系,我已经都明白了。


人的一生短暂,就如同漫天徇烂的花火般转瞬即逝,相逢与离别都是其中必不可少的星火。但至少在此刻,你生命光辉完全盛放的这一瞬,我永远也不会忘记。

我不会再害怕了。因为这份回忆,在你我分别后,在我作为峰津院都的生命结束后,也将继续延续下去,照亮Cor Carori的未来——


还有,也谢谢你。

银发少女朝着远处的人点了点头。

——谢谢你引领着这样的我和她,成为朋友。


灯火下的少年对着峰津院都调皮地眨了眨眼睛。


都知道刚刚那句“加油”,不只是说给怀中的维绪听的,也是在给自己鼓气助威。


在都感激的目光下,放下心来的少年招招手,大摇大摆地转身离开。

不知为何,局长小姐从他嘴角扬起的弧度中感受到了些微的落寞。



走了还没几步,他就撞上了个熟悉的人。

“呼……呼。终于找到你了,你个混蛋。”

“哦,欢迎回来。”他毫无诚意地摊了摊手。

“我不过去个厕所的功夫人就不见了,你是想急死我啊!”

“人丢了就丢了呗,大不了发短信打电话就是咯。再说了,你都多大了,自己找不到回去的路吗。”

“我、我……”

“哼嗯,你什么你?”

“哈——看招!有本事别躲,接我愤怒之一击哇。”

“嘿咻。你说不躲我就不躲啊……想的倒是挺美的。”


“切,不跟你闹了。”

“斗不过我就直说。”

“你今天怎么这么欠揍……哎,那边的不是小维绪和都酱吗!喂——”

“笨蛋笨蛋笨蛋声音太大了!”

“脩太郎你干嘛捂我嘴,只是正常地打声招呼而已,又不是要偷窥。”

“闭嘴,志岛。”

“哇啊,干嘛突然把傲慢星球的傲慢王子的话给搬出来……”

“不不。我只是想警告你,晴空塔已经够亮了。东京的夜晚不缺你这么一个电灯泡。”

“哈,你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你现在要是去打扰她们俩,就见不到明天的太阳了,笨蛋!”少年恨铁不成钢地说道。



其实,他今天预定要去北海道旅游的,结果昨天上午起北海道地区受台风影响,取消了这几天的航班。他只能拖着行李扫兴而归,索性就回东京来观赏下许久未见的花火大会。

说来也巧,今年的隅田川花火大会也因为天气的原因一再推迟,从七月末的周六延迟到了八月,不然他也没有机会约笨蛋挚友出来,更没有机会碰上另一组出来游玩的大小姐们。


就是……这一系列的巧合不由得让人怀疑,是不是背后有什么妖魔鬼怪天使恶魔死兆星管理者在作祟。

啧啧啧,还真是难伺候。



“说起来,这种感觉真是久违了嘿嘿。啊~女孩子们的秘密花苑,还是平常看不到的绝赞浴衣Ver!真是太Lucky了!”

“把你恶心的笑容收回去,大地你还想不想找女朋友。”

“想!当然想。虽然女孩子们是很好,但是……总觉得缺了点什么。”

“嗯,是啊。这个时候我们的战友应该从身后发动突袭,嘚瑟地对着美少女们评头论足。”

“然后被他吓了一跳的我们被发现后集体处刑是吧……唉,乔叔不在,总觉得有点寂寞。”

“乔叔啊……他之前也搬来东京了吧。没准他也在看着这场烟花呢。”

“哎哎哎,会这么巧吗。”

“谁知道呢。离奇的事太多,也不差这一件了。”



晴空塔瞭望台。

“哇哦,还真是个视野不错的地方,两边的会场都能看得一清二楚呢——你说是吧?”


“啊,差点忘了,你已经不在了。白鸟、白鸟(スワン、スワン)了啊哈哈~”

社员大叔挠着头,一个人哈哈大笑着。


“……”


呐,你知道吗。

今天我可是一大早就过来排队咯!不愧是历来规模最大的烟火大会,到哪里都要排长队,快累死我了……真是不容易。但是,我没有迟到哦。因为重要的时刻是绝对不能迟到的……对吧?


喂,你呢,你为什么还没有来。

不要迟到啦,我还在等你呢。要我等到什么时候啊,快点来啦!

快点啊!我们不是约好了今年要一起来看烟花的吗……!


可恶。

“每次你等我时,就是这样的感觉吗……”


我还真是个糟糕透了的家伙啊。

秋江让哭泣着拉开啤酒的易拉罐,一饮而尽。



“现在,在樱桥会场为各位观众呈现的,是新研制的造型烟火——”

承办方的广播的突然在观景台响起。


顶着婆娑泪眼,乔叔放眼望去,孤独的流焰冲上高空,在半空中炸裂成粉色的桃心。紧接着一发接一发的焰火在空中绽放,河川上方弥漫着的烟雾被晕染成心型的海洋。

“这是……”名古屋出身的大叔猛然清醒过来,他拉开了自己身上从未脱过的山寨OARMANYO西装。

里面是爱人亲手为他缝补的红心补丁。


“JOE LOVE.”

原来,你一直都在这里。



夜空下,少女们一同欣赏着美丽的桃色焰火。半晌,维绪开口说道:

“都酱。”

“什么?”

“我们……可以一直做朋友吗?”

峰津院都看着她,点了点头:

“好呀。”

新田维绪含泪而笑,夜风拂过她温热的脸颊。夏末的风已不复炎热,清凉中夹杂着点滴秋日的气息。


“那么,维绪。身为好朋友的我有一个请求。”

“是什么,请说。”

“嗯。是不是可以不要再叫我都酱了。”

“不要。”维绪半开玩笑地否决,“不过,如果哪天脩太郎君先改口了,那我会考虑下。”

“唔……啧。”


可恨的勾人精。都不甘心地咬了咬唇。

看来,离她击败濑川脩太郎,成为维绪心中的NO.1之前,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呢。



“喂,脩太郎。我早就想说了,你绑什么辫子啊你。”

“天太热,我头发又比较厚实,自然是扎着更凉快。”

“可恶,还一本正经地瞎扯……我还是头一次见到这么不要脸的人。”

“说的你好像第一天认识我一样。”


一向为所欲为的濑川脩太郎对于挚友无理取闹选择了放置Play。倍感无聊的他托着腮,眺望着一川之隔的晴空塔。高塔的灯光透过烟花燃烧产生的大量烟雾变得怪异又扭曲。

脩太郎把自己的小辫子缠在指尖绕了绕,悠然一笑。


嗯,这样一来,他也会放心了吧。



“所以我说你为什么要扎双马尾!!”





THE END




…………


……



可以问你一件事吗,维绪。

“什么事,都酱?”

你还记得世界是怎么复原的吗?

“为什么突然问起这个来?那个……自然就是……唔嗯……哎?”

果然你也不记得了。

“怎么了,发生什么了。”

不,没什么。



为什么一直以来我都没有注意到呢。

作为春季大三角的第四边、管理者系统正常运行的必须组件,我应该是没有办法回到人类世界的。可我居然……回来了。那到底是谁代替了我在工作?现在操纵星盘的又是什么?


——我,真的没有和任何一个重要的人分别过吗?



唔……唔。


脩太郎……太郎……朗。


不,他的名字应该是亚斗罗修太朗才对啊!




历时两年,流连于人间的蝴蝶终于发现,自己已经无法从梦中挣脱了——


因为包括她在内,整个世界,都是别人的梦境罢了。



 
评论(1)
热度(7)
称呼hika即可。

主博:主要是游戏恶魔幸存者系列的脑洞堆积处,也会堆点别的东西。个人信奉玻璃渣夹糖,总归有点甜。挖坑不填是日常。


喜欢或了解的作品们:

游戏:恶魔幸存者系列,精灵宝可梦,真女转&Persona系列部分作品,数码宝贝网侦&黑忆,弹丸论破系列,符文工房,Tales of系列,极限脱出系列,弧光之源&星光幻歌,逆转&大逆,美妙世界,王国之心,脑叶公司等

动画:游戏王系列,数码宝贝,Classica loid,三月的狮子,魔卡少女樱,棋魂,小魔女学院,Caligula,魔性之线,野良神,齐木楠雄等

小说:神曲奏界系列,细音启的轻小说,江南的龙族

其他:克苏鲁跑团(想跑跑看XD),部分国内漫画,也会看点英剧美剧。



简介越写越长(扶额)。

今天也依旧喜欢兔耳。


感谢 @秋海 绘制的头像以及背景图
© hik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