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ka🐇

[DSOC+BR]我的同桌很迷04

上一话:我的同桌很迷03

第一话:我的同桌很迷01


迷题04 心中所愿


一吃完饭,峰岸一也就抱着自己的白色布偶懒洋洋地躺到地上,夜蓝色的碎发沿着脸颊向下滑落。一贯佩戴着的耳机被他丢在了地板的另一边,红色耳机线连接着的另一端空空如也。

耳机的主人摆弄着手中的MP3,乐曲还没放几个音就被无情地掐断切换到了下一首。公寓里就像是有谁在恶作剧般,断断续续地流淌着奇怪的旋律。

过了好一会儿,一也才察觉到自己根本就没有听音乐的心情,干脆关掉了MP3的电源。

房间里瞬间安静了下来。


“呐,直哉哥。”少年呼喊着身边之人的名字。

峰岸直哉一边敲着键盘,一边问:“什么事。”

“你说,这世界上真的会有对一切了如指掌的人么。”一也问出了一直困扰他的问题。

直哉停止了手上的工作,把双手插进羽织阔大的袖子里,随意地回答道:

“当然没有。”

“但是直哉哥你不是总能未卜先知吗?”

“这是两回事。我也只不过是根据已有的事实加以推测而已,不一定每次能猜得准……虽然目前为止,大致上也没出过差错就是了。”


“你怎么了,一也。”峰岸直哉严肃地询问,“教你补习题的那个同学有什么问题吗。”

峰岸一也吃惊地看向自己的从兄:“直哉哥怎么知道。”

“哼,这还不简单。因为你今天回来没有向我炫耀你的习题册。”程序员自信满满地解答,“……就和我刚才说的一样,只是整合现有的情报,把可能性最高的那个结果告诉你——仅此而已。”


“但是可能性也只是可能性罢了。凡事总有例外,即便是我也有考虑不到的事情。就比如你,我亲爱的弟弟。”


直哉闭上眼睛,默默回想。

你会回应我的邀请,成为魔王,的确是在我的意料之中。但是,会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掌握Bel的力量,甚至威胁到那个梅塔特隆却是我万万没有想到的。


“原来如此。”峰岸一也点点头。

想想也是,他的同桌怎么可能什么都会呢?只是因为久濑响学习很好,所以才能轻松地看出所有人的症结所在,并加以解答而已。更何况学神为人温和礼貌,会得到所有人的喜欢和崇敬也是理所当然的。


直哉继续说:“的确,全知全能的人类是不存在的。但是也仅限于人类而已。”


“‘’的话,或许可以。”



“啊啾。”远在实验室里的久濑响打了个喷嚏。

坐在响对面的女性抬头看了眼他,挂着不怀好意的笑容问道:“啊啦助手,被谁念叨了吗?”

“我也不知道……”响吸了吸鼻子,纳闷地说,“明明我也一直在挂念着偶像你啊,为什么你就没有……”

“工作时要叫我博士。”

“啊,是!菅野博士!”助手同学大声应道。

菅野史满意地点了点头,丢下了手中的实验报告。她单手托腮,饶有兴趣地卖着关子:“我没有打喷嚏,是因为——”

“唔,是因为……?”沐浴在最喜欢的偶像的视线下,响觉得自己晕乎乎的。殊不知自己在对方眼中就像偷喝了酒的兔子般满脸通红——顺便说一句,是实验动物用的小白兔。

“因为只有笨蛋才会感冒。”黑发女性的话语一下子变得狠厉起来。

突然被凶的试验品小白兔,委屈的泪水在眼眶中直打转:“哇啊啊啊——不是说笨蛋是不会感冒的吗。”

“你是想说我是笨蛋?”

“没有!绝对没有!我、我才是笨蛋……!”

“哼嗯,你的反应果然很有趣。是个不错的观察对象。”史意味深长地笑道。她拉了拉身上的白色旗袍,接着说,“好了,玩笑就到此为止。说正经事了。”

“啊……是。”久濑响慌忙坐正,全神贯注地聆听着上司的话语。


“有关物质数据化分解的实验暂时告一段落,这几周来辛苦你了。”

“您也辛苦了。”

“嗯。之前也说过,下一阶段的实验,也就是如何存储、传输分解出的情报碰到了问题,不得已要进行实验器材的更新。所以整理完手上的资料后,接下来几天你就好好休息,安心上学去吧。”

对连着几天熬夜的响而言,这本来算得上是个好消息的。但是他完全高兴不起来:“也就是说我要有一阵子见不到偶像了吗,不要啊。”

“久濑响。不要忘记当初你加入这里时是怎么和我保证的。”

响一下子变得像是霜打的胡萝卜般无精打采:“是……要合理地安排工作和休息时间。”


“贪心是要付出代价的。你既做不到舍弃你的同学们,又想和我一起做研究,结果就是两边你都做不好。我承认,你的确很聪明、也很能干。但是你是人,你的能力终归是有局限的,不可能什么都做得到。”

“唔……可是我还是想试试。”久濑响小心翼翼地说。


看着自己的得力助手还是一脸执迷不悟的样子,菅野史叹了口气:“呼……助手,你不懂。我在留学时,寄住家庭的人曾经和我说过。”

“‘史,空闲是人类宝贵的财富啊,’”菅野史带着怀念的口气诉说着。她摸着自己后脑勺,小小的发辫就和她还在国外留学时一样绑在那里,“当时我不是很明白大叔为什么会这么说,但是和他们分别了这么久之后,我才觉得他说的好像有点道理。”

“以前的我一门心思地忙着自己的报告研究,没怎么和他们好好处过。现在,就算我想找机会去看看他们也不行了。每一天都是做不完的实验、写不完的报告……偶尔我也会想,如果我当时抽出哪怕一分钟的空闲,和他们说说话也好,是不是就不会留下遗憾了呢。”


久濑响呆呆地注视着菅野博士。他没想到自己心目中高高在上、无所不知的偶像,也会露出落寞的神情。

“但是果然,把生命都奉献都科学上,我不后悔。但是你呢,助手。你做得到吗?”

“我……我。”久濑响支支吾吾地,不知道怎么回答才好。



——那个,我有一件事想告诉大家。


那天,受到了JP's研究团队邀请的久濑响站在自己的座位上,决意和同学们告别。

没想到他的话刚一出口,就引起了一片哗然。同学们一齐地涌了上来:


“响你个混蛋在说些什么啊,说好的高中三年每天都要一起上学的呢!”

“怎么会这样……久濑大人……”

“响同学,请不要走啊。”


大家,我……


本已经决意放弃高中生涯的他,环视着身边或是挽留、或是不舍的目光,最终还是动摇了。



“——就是这样,助手。如果你做不到和我一样足够坚决,为了研究能抛弃一切无用的情感。那就好好考虑,怎么利用自己的时间。”


“不要等一切变得无可挽回了,才后悔。”



“怎么样,要我帮你去查查那个同学吗?”峰岸家的公寓里,直哉向着若有所思的从弟建议。

“不,先等等。”一也拒绝了直哉的帮助,犹豫地说,“让我再观察一阵子。”

如果就这样让直哉去调查的话,说不定会给响同学带来不必要的麻烦。毕竟他的从兄可是连自己的弟弟都能毫不犹豫推下火坑的人,谁知道这次他又会做出什么来?

Bel之魔王不希望因为自己一时的多心而扰乱他人的日常生活。而且,这同样也是他的高中生活,是他作为“峰岸一也”而不是魔王“阿·贝尔”的、最后的任性。

是的,他想和平地过完这段时光,然后不留遗憾地踏上讨伐神的道路。


“我倒是怎么样都无所谓,”峰岸直哉早就料到从弟会这么说。他坐回了电脑前,继续原本的工作,“怎么决定是你的事,但是我要提醒你。”

“什么?”

“一旦发生了什么,再去调查就晚了。”


峰岸一也把手上的玩偶高高举起,收回了平日里总是挂在脸上的可爱笑容,认真地说:

“我明白。”



只可惜峰岸一也不明白的是,他也好,响也好。谁都不知道,对方和自己一样,都很珍惜眼前的生活。

即便白日里他们的距离是如此之近,却也未能察觉到,彼此真正的想法。



“说起来,不知道它们在做些什么呢。”魔王双手拉着杰克霜精布偶的面颊,轻声自语。



“Hiho?一也大人呢,怎么感觉好久没见到他了,Ho~”

“你傻啊,他去人间啦吼。”

“痛……干嘛打我混蛋灯笼!”

“打的就是你!连魔王大人回去念高中了都不知道,要你还有什么用吼。”

“呜。不知道一也大人在人间怎么样了,Ho。有想我们吗,Ho。”

“万一他被人欺负了怎么办Ho……痛。”戴着蓝色帽子的雪人妖精担心地说着。

一旁的杰克南瓜灯抄起灯笼就往霜精脸上摔:

“你是不是傻,魔王大人不欺负别人就不错了……等等,万一天使来找他麻烦的话他一个人能行吗 吼。”


“是呀,好担心Ho。怎么办,邪大哥。”

“是呐,怎么办吼大哥!”

杰克霜精和杰克南瓜灯一起向大哥发难。邪恶霜精只觉得自己脑袋上的雪球更重了:

“都闭嘴都闭嘴!还有你,杰克南瓜灯我什么时候成你大哥了Hoho~”


“Hi~Ho~”“大哥吼。”

“够了,我真不懂你们在担心什么Hoho~”邪恶霜精无奈地说。


“当然是因为Ho~”“一也大人他……”


“‘他还是未成年啊啊啊——’”


“未成年会被人贩子拐走的啊Ho~”“要是被万恶的诈骗组织欺诈了呢吼!”

“被不吃饭的从兄气到胃病发作的话谁来照顾他Ho~”“而且未成年进便利商店也买不了工口漫画呀。”


被质问连环轰炸的邪恶霜精顿时觉得自己的身体快要支撑不住脑袋的重量了,它大声吼道:

“够了都够了,要是这么担心,就自己去人间看看啊Hohoho!”



东京地下研究所里,博士冷冷地告诫着自己的助手:

“像你这样的,如果和谁之间有了什么误会就来不及解开了。不要等一切变得无可挽回了,才后悔。”


误会吗……

不知为何,响想起了自己的新同桌。

好像在他刚来的第一天向所有人自我介绍时,自己却睡着了。仔细想想这样太不礼貌了,难怪之后一也单独和他聊天时,响隐约觉得一也有点生气。虽然久濑响事后有道歉过,但是因为自己的原因产生了误会,也是事实。

想到这里,他沉闷地点了点兔头。


“你懂就好。”菅野史站了起来,把挂在椅子上的黑色外套披在身上,大步流星地往前走。白色的高跟鞋在地上踩出了清脆的声音。

“你,把桌子上的报告整理好,跟我过来。”

“哎?”兔耳歪了歪脑袋。

这下,响有些搞不懂自己的偶像要干什么了。不是说研究已经暂时中止了吗。

“哎呀,还发什么呆呀助手。快过来呀。”黑发的博士回过头来,勾起了嘴角。

只是那迷一般的笑容,看得久濑响毛骨悚然。



次日清晨。一也远远地就看见自己的同桌戴着兔耳兜帽坐在自己的座位上,一动不动地看向窗外。

猫耳现在的心情很复杂。虽然昨晚和直哉说过自己要观察响一阵子,但一也还是质疑是不是自己太神经质了。毕竟现阶段能证明久濑响和天使有关的证据什么也没有,一切都是他的嫉妒心理在作祟也说不定。


呵……是呢,嫉妒响同学那无人可敌的优异成绩;嫉妒他,能被周围所有人喜爱着、尊敬着,理所当然地成为这个班级的Leader;嫉妒他能就这样,永远地、享受着自己今后再也享受不到的日常。

而峰岸一也——魔王阿·贝尔他对此无可奈何。他所能做的,就只是在一旁注视着响,默默地祝福而已。

然后,带着这份回忆奔赴他的战场。


过了好一会儿,一也勉强打起了精神,他还是决定先和自己的同桌同学打声招呼:“早啊,响同学。”

等了半天,久濑响没有回应。


“响同学?”该不会又睡着了吧。

峰岸一也想了想,决定无视久濑响的警告。他拉住兜帽上的蓝白色布条猛地扯下——


“嗯?”

这是……什么。猫耳迷茫地眨了眨红色眼睛。


装死失败的兔耳势如闪电般把兜帽戴了回去。一怒之下,他大声吼道:“峰岸一也,我和你说过不要动我的兜帽的呢!”

话一喊完,久濑响就后悔了。他一下子成为了教室里所有人的焦点。


前座的同学回过头来关切地询问:“……你没事吧,响。”

“我……没事,大地。谢谢关心。”响转头又和猫耳同桌道歉,“还有,对不起,一也君。我不该冲你喊的。”

“没有、没有的事。这次真的是我错了,对不起对不起。”一也忍着笑意慌忙赔罪。他觉得这次自己的道歉应该是真诚得不能再真了。


就在这时,围着黄色围巾的前排同学随意地把手搭过来:“对了,响。你的兜帽……哇啊啊啊啊啊——!”

在志岛大地的惊呼下,所以人都见到了学神拼死想要遮掩的东西。


“看来我没看错啊真的是烟花烫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猫耳嘚瑟地大笑着。

但是笑归笑,在他内心深处他还是忍不住希冀着:这样就好,让他们的日常就这样延续下去吧。


身旁的久濑响狠狠地瞪了一眼一也,感受到彻骨寒意的魔王大人立马收回心思捂上嘴。

圆珠笔不知道什么时候跑到了响的手中,银色的笔杆在他的指尖疯狂地舞动着:

“一也君,今天的补习题请自己独立完成吧。”


气到极点的学神大人毫不留情地给魔王送上,致命的一击。



之后,无论一也怎么恳求,久濑响也都没有搭理他。放学后,猫耳君只能孤身一人灰溜溜地跑进图书馆自习。可怜他一个人在图书馆啃书啃得哭天抢地。毕竟他欠下的是整整一年份的学业,不是这么轻易就能补得回来的东西。但是,半途而废不是他的风格——无论是学业,还是事业。一旦选择去做,他就不会给自己留半分退路。

是的,就算是跪着他也要把题做完,逼直哉去吃饭啊!


拉开图书馆的门时,天色已晚。魔王大人已经气若游丝。

浑浑噩噩形同走尸的猫耳君扶着扶手,一点点地走下台阶。路过二年级所在的楼层时他隐约听到了争吵声。接着,是什么重物坠落地面的轰鸣在走道上回响。


嗯,这么晚了还有人留在学校吗。


一也稍微想了想,还是决定不去管闲事。毕竟他是魔王,只负责和天使和神对着干而已。人类的问题就留给人类自己解决好了。

猫耳迈开步伐继续前进。忽然,他注意到了在台阶上散落的东西。


他弯腰捡起其中一本教科书,翻开一看,扉页上用清秀的字体写着——



高二B班,高城圭介。






本来很想标题中继续带“迷”字的,但是怎么也做不到啊……ORZ



 
评论(6)
热度(13)
称呼hika即可。

主博:主要是游戏恶魔幸存者系列的脑洞堆积处,也会堆点别的东西。个人信奉玻璃渣夹糖,总归有点甜。挖坑不填是日常。


喜欢或了解的作品们:

游戏:恶魔幸存者系列,精灵宝可梦,真女转&Persona系列部分作品,数码宝贝网侦&黑忆,弹丸论破系列,符文工房,Tales of系列,极限脱出系列,弧光之源&星光幻歌,逆转&大逆,美妙世界,王国之心,脑叶公司等

动画:游戏王系列,数码宝贝,Classica loid,三月的狮子,魔卡少女樱,棋魂,小魔女学院,Caligula,魔性之线,野良神,齐木楠雄等

小说:神曲奏界系列,细音启的轻小说,江南的龙族

其他:克苏鲁跑团(想跑跑看XD),部分国内漫画,也会看点英剧美剧。



简介越写越长(扶额)。

今天也依旧喜欢兔耳。


感谢 @秋海 绘制的头像以及背景图
© hik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