響輝hika🐇

称呼hika即可。

主博:主要是游戏恶魔幸存者系列的脑洞堆积处,也会堆点别的东西。个人信奉玻璃渣夹糖,总归有点甜。挖坑不填是日常。


喜欢或了解的作品们:

游戏:恶魔幸存者系列,精灵宝可梦,真女转&Persona系列部分作品,数码宝贝网侦&黑忆,弹丸论破系列,符文工房,Tales of系列,极限脱出系列,弧光之源&星光幻歌,逆转&大逆,美妙世界,王国之心等

动画:游戏王系列,数码宝贝,Classica loid,三月的狮子,魔卡少女樱,棋魂,小魔女学院,Caligula,魔性之线,野良神,齐木楠雄等

小说:神曲奏界系列,细音启的轻小说,江南的龙族

其他:克苏鲁跑团(想跑跑看XD),部分国内漫画,也会看点英剧美剧。



简介越写越长(扶额)。

今天也依旧喜欢兔耳。


感谢 @秋海 绘制的头像以及背景图

[DSs]SEKAI NO OWARI (03)

上一话见这里:SEKAI NO OWARI  02

第一话见这里:SEKAI NO OWARI  01


这次有前两话加起来这么长。收了几个伏笔顺带挖了点新坑。


————————————

SEKAI NO OWARI  03

世界の終わり

1st DAY  Sunday

活下去吧

————————————



熙熙攘攘的涩谷站前陷入了混乱的浪潮中。旋涡的正中心、事件的元凶,翔门会的逃逸者缓缓倒下,他推开了上前帮扶的少年。


虽然我已经看不到任何的救赎了,但哪怕只有一人也好,希望你能明白:

即将发生的,将是颠覆迄今为止一切常识的事情。

但是,哪怕前方呈现出的光景混乱无比,尽是不合情理的残酷选择,也请不要移开目光,勇敢地去面对接下来要发生的一切吧。


还有,谢谢。谢谢你愿意倾听我的声音。所以——

“请你一定要活下去。”



为什么,为什么选择自己死亡的人却希望别人能生存下去呢。久世响希不能理解。他的确从人群中走了出来。但是,这并不代表他就赞同对方的所作所为。

而且他说要活下去……


“哇啊啊,这个人、他怎么……”

忽如其来的喊叫声将发呆中的久世响希拉回现实,他回头看向惊慌失措的好友,关切地问道:“大地,没事吧。”

“人、人都在眼面前死、死了,我怎么可能没事啊。倒是响希你,明明和我们没有关系的,你为什么要去搭理他!”

“我也不知道。只是……”

不能就这样丢下他不管。

在看到那个人面孔的一瞬间,不知为何响希产生了这样的想法。


“唉……你这家伙总是这样,拜托你多关心一下自己好不好。”志岛大地无可奈何地摊了摊手。

大地知道的,自己的朋友太过在意他人的事情,甚至忽视了自己真正的意愿。以至于到头来,会在意他感受的人只有大地而已。没办法,谁叫他志岛大地摊上这么个挚友呢。


“对了,COMP。”响希突然想到了逃逸者的提醒,向身旁的好友咨询,“COMP是那个到处都在打广告的便携式游戏机?”

“应该是?还有是问这种问题的时候吗!”

“游戏机为什么会危险呢,暴走又是什么……”

看着响希还在不紧不慢地思考着,大地都快急死了:“喂响希你有没有听我说话啊啊啊——”

“嗯,怎么了?”响希慢了一拍才给出回应。

“不妙不妙很不妙啊,这个情况怎么看都很不妙啊吧,快跑吧!”

“这个是……?”


响希顺着挚友的视线看去。倒在地面上的翔门会男性身旁,沾满猩红液体的破旧翻盖游戏机亮起了诡异的光辉。地面逐渐化为了像是泥潭一样粘稠的瘴气。没有人知道,瘴气的另一端通向哪里。

很快地,一阵密集的紫色电光从瘴气中心部炸裂而开。在众目睽睽下,暗色深渊的彼端伸出了——手。只不过无论是漆黑发亮的皮肤、还是覆盖着的浓厚白色毛发,很明显都不是人类会拥有的东西,更不用提手掌那远超理解范围的大小。


前来追捕逃逸者的翔门会成员好不容易钻出人群赶到现场,看到的却是最糟糕的场景。异界的访客已经来到了人间。地面被突如其来的白色雾气笼罩,温度骤然下降。体型高大的邪鬼用它那血红的瞳孔俯视着脚下的人们,露出了残忍的笑容。

瞬间,巨大的冰花急速坠落。邪鬼抬起脚来踩向被冰块击中的倒霉路人。令人心悸的碾压声向着四周扩散。


“哇啊啊啊——”

不知道是谁最先发出了叫喊声,一下子将人们从梦一般的景象中唤醒。以此为信号,涩谷站前开始了无法平息的混乱连锁。围聚在现场的人群不顾一切地向外奔逃躲藏,而远处不明真相的好奇人士又想去一探究竟。来不及阻止COMP暴走的两名翔门会成员为了减少牺牲,只能拿出选择迎战。

“恶魔召唤程序启动,拜托了神兽·èµ«ç§‘特!”“下级天使,去阻止温迪戈。”


久世响希呆滞地注视着翔门会的人从游戏机中叫出了异形的生物。其中一只是绿色的蛙神,还有另一位是……天使?如果刚刚死去的那位翔门会成员说的是真的,翔门会在夏季大会里召唤出的应该是恶魔才对。按理说,不管是“神兽”还是“天使”,都是和恶魔敌对的存在吧,可为什么会出现矛盾的召唤结果呢?让人在意的还不止这些,神兽是……

“笨蛋笨蛋笨蛋你发什么呆呢!!”

“哎?”

志岛大地一把拉住在发呆的响希,趁着他还没有反应过来拖着他赶紧跑。附近的人都在四散而逃,只有响希一人留在原地一点反应也没有真是气得大地快哭了,但他也不能放着响希不管傻傻地站在事故现场当靶子啊。虽然冷静是响希的优点,但是这也是要看场合的!

“你在想什么呢,响希!”大地还是忍不住问了出来,但被接二连三的意外打击慌乱到语无伦次的他,下一秒又问起了别的问题,“那些怪物又是什么啊!”


响希没有回答,他回头望去。

不久前还在站前宣讲着的翔门会男性就那样倒在地上,数度有逃难的人从他面前经过,却没有人多看他一眼。大家都在为了自己活命而逃跑,又有谁会关心死去的人呢?那原本就已经破破烂烂的橙色长袍现在粘满了污渍,永远也没有机会洗干净了。只有干枯的双眼还一动不动地凝视着天空。他,最终还是没能阖上眼睛。


——谢谢,谢谢。至少,请你一定要活下去。

这便是他留给少年的话语(響き)。



突然间,响希的耳畔响起了一个稚嫩的声音。那声音似乎源自……自己的记忆深处。

“小——,要……活下去啊。”

记忆中,似乎有人哭喊着要谁活下去,倔强的瞳孔中充盈着泪水与悔过。可无论那个人如何呼喊也无济于事。因为他的愿望并没有传到要听的那个人的心中:

“……为什么要活着呢?我不明白啊。”



等了半天没有听到响希回答的志岛大地感觉到自己口袋里的手机好像在振动,但肩负着带着挚友脱出这一重大使命的他哪有空去管这些。他瞪大眼睛在乱成一锅粥的街道上寻找着出路,灵敏地在人潮的缝隙中游走,多年挤地铁的经验在大地也未曾想到的奇怪地方排上了用场。人太多太乱,他不敢松手,就怕下一秒响希就会和自己分开。不管如何,一个人什么的绝对不行!

他习惯性地、有一搭没一搭地扯着闲话遮掩自己的慌乱:“开玩笑吧……我们这是乱入灾难电影的拍摄现场了吧。”

倒是响希趁着大地停下来找路的功夫打开了自己的手机。因为,他注意到街道上很多人的手机都在断断续续地响起。

会是疏散通知之类的吗?还是确认下比较好吧。抱着这样的想法,响希从口袋里摸出了自己的旋屏手机。结果,手机的屏幕上显示的却是陌生网站的邮件。


“Nicaea——死颜@志岛大地。”



短短的数小时便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忽然让响希觉得Ster Backs Caffe里,挚友自满地诉说着最近的流行事物的那一幕,似乎是很久远之前的事情了:

“——听说过最近很流行的死颜网站Nicaea吗,会收到朋友的死颜影像呢,据说超灵验的哦……”



所以这就是之前大地替我注册的死颜网站的邮件?打开附件就会看到朋友的……

死颜。

久世响希倏然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恶寒。


“喂喂神明大人我现在信你还来得及吗,救救我!如果是做梦麻烦你现在就让我醒来!”大地已经累得开始喘气了,好不容易发现机会,作势要跑的他忽然发现自己怎么也拉不动响希了。

“不是梦。”响希回答。他点下了确认键,沉默地注视着影像上的人影。


就和邮件的标题一样,那是志岛大地死亡时的景象。影像中,身旁最好的朋友,爱说爱笑的他……被无数冰箭击中,像是破烂的布偶一样凌空飞起。一直松松垮垮地围在他脖子上、明亮如向日葵的围巾散开而去,它那尚且年轻的拥有者就这样,枯萎凋零。

还有,尽管只是一闪而过的光景,响希还在角落里看到了……倒在地上的自己,侧脸上全是鲜血。


“……是现实。”

是的,现实——自己和大地都会死,这样的现实。

现实中没有神明,所以无论如何祈愿也没有用。这里有的,只有恶魔而已。

“它们,那些怪物是……恶魔。”注视着进度条渐渐到头,响希无意识地回答了大地之前问的问题。等他回过神来,却被自己刚刚的想法吓到了。


为什么我会确定它们都是恶魔,这世界上又没有神明呢?


“恶魔?你确定?”

“……嗯。”面对大地的回问,响希勉强地点了点头。实际上他也很怀疑。

“喂,你到底怎么了响希?”志岛大地对着今天一整天似乎都不在状态的响希进行了追问。他觉得不弄清楚事情的原委,响希是不会乖乖跟着走的。

然而挚友的眼中倒映的,只有到达进度条顶端、停止播放了的影像而已:

“我们……马上就要死了。”


响希把手机递给大地,志岛大地一脸困惑地接过手机一看立刻嗷嗷大叫起来:“这、这这是什么啊啊啊——该不会我收到的也是……”

他从校服口袋中翻出自己的手机,邮件的标题是同样的内容,只是对象的名称不一样:“Nicaea——死颜@久世响希。”

大地捧着手机颤抖地看完了影像,这次他是真的要哭了:“响希、响希,这不是真的吧……”

“抱歉大地……我想,这是真的。”响希难过地说道,“不管是地点还是死亡的原因,都太符合现在的场景了……”

“为什么!为什么我们会碰到这种事!我只想和平常一样去逛逛街、买一下新发售的游戏,扫一扫上个周末模拟考失利的晦气而已……这才是高三生的日常啊!”

“日常吗……”响希抬头望向天空。


如果那个翔门会的成员说的是真的,那么日常什么的——最初就不存在。早在十二年前的夜晚,所有的日常就都被燃烧殆尽。

燃烧——



一瞬间,形形色色的光景从响希的脑海中一闪而过。

夏夜、寺庙、绽放的烟火、比自己高一点的男孩……燃烧的红色纸灯笼、绝望的哭喊声,还有……什么来着?

不知道,事情过去太久太久了,已经记不得了。

依稀记得,记忆最后的画面里,月光下的整个世界……是安心又温柔的亮银色。



“对了,我想起来我在咖啡店里想要说什么了。”

大地火急火燎地说道:“响希你今天到底怎么了,这很重要吗,我们都快死了啊快想想办法!”

“浅草的那次集会好像……我们一家四人也有去。”

响希被好友的动作打断了话语:“大地?”

志岛大地狠狠地拍了下黑发少年的双肩,用着响希前所未闻的认真语气告诫道:

“看看你的眼前,响希。

“现在,你要死了。不是关心其他事情的时候,要跑,明白吗。”

久世响希点点头。得到回复的大地焦急地重新寻找可以离开拥堵的十字路口的方法,但是周围都是人,别说退路,开阔的马路上连可以躲藏的地方都没有。


“响希,听我说,我不知道翔门会那些家伙想做什么。至于你的事情,我们可以慢慢说。但是那要放到我们平安回到各自家中之后再谈。”

“好。”

“我……说出来有些丢人,但是我还不想死在这里。之前说过我还不想工作呢,所以我想努力一把和你考进一个大学……别笑。好吧,我知道是不太现实。”

“呵哈,还说我呢……大地不也在说着些无关的事情吗。”

“那不一样。不说些什么分散点注意力的话,恐怕偶已经腿软着摊地上了。倒是你呢,你不害怕吗。”

“其实并不是十分害怕,有一种生也好,死也好怎么样都无所谓的感觉。”


“好,走这边……所以这就是响希你傻傻站那儿等死的理由?”

“别这么说。”

“那是为什么?”

“只是觉得,也没有理由非要活着而已……啊对不起,撞到您了。”

“哇……真消沉。”

“之前大地问过我吧,有没有信仰信念什么的。我也说了,的确没有。”


——我活着只是“活着”而已。

活在他人的期望之中,从小起一直如此,现在也是一样。将会报考的学校也好,选择的专业也好,未来的一切早就被父母敲定。

因为我也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交给更有经验的人去判断也不是一件坏事吧。


“够了,这个死无后憾的语气……”

“大地不也一副交代后事的样子。但是大地,进同一所大学吧。”

“哎?”这次轮到大地呆住了。他停下步伐,回过头来。

好难得听到响希自己的想法。


“怎么说呢,看到大地也会认真地头疼着自己的未来,我也忍不住想考虑一下。”

考虑一下自己要选择的道路。

虽然不知道究竟要走哪一条路,也不知道做出的选择正确还是不正确就是了。想到这里,响希的表情变得苦涩起来。


“那就好好烦恼吧,会烦恼才是青春啊。”大地回以自己的朋友一个大大的笑容。同样作为半吊子,他也没有资格说些什么,只能拼劲全力应援而已。

只不过……如果可以,多么希望自己能做的不止是口头上的鼓励而已。志岛大地想。自己总是习惯于依赖着他人,尤其是响希。不管是请他帮忙补习也好,还是像今天这样拉响希出来陪自己买东西也好,似乎自己经常单方面地给他添麻烦的样子……而响希几乎从来没有拒绝过自己的要求。唔,这么一想的话,这样做是不是不太好?既然身为朋友,就应该互相支持才对。

如果有我能为他做的事情就好了。不过会有吗,那个成绩优异、几乎什么都会的家伙也做不到的事情。


不,还是有的。

就是现在!


“响希——”


志岛大地用尽全身的力气把挚友推开。

——这就是我能做到的事情。


有点后悔把你卷进来呢,响希。

如果不是因为我任性的请求,你今天一天应该会在家好好学习才是。虽然这么想有些自私、有些狡猾,但是你能答应陪我出来真是太好了。要是我一个人碰到怪物啊什么的,早就吓得不能动弹了。其实我大概也能明白,我们恐怕是没机会逃生的。但是我会拉着响希你走,纯粹是因为……有你在,前行的勇气就会源源不断地涌现出来。

对,我们会死。可我还是想尝试一下!为了那微乎其微的可能性,再做一下最后的努力!不论付出什么,也要去改变这既定的未来。


这就是我的选择。



发生什么了?响希想。

瞬间,响希周围的一切都变缓慢起来。混乱的街道、乱作一团的人群,一切的一切都离他远去,仿佛他与他们身处于不同的世界一般。

上一秒挚友还转身过来给了他一个鼓励的笑容——那笑容一如往日的开朗,如同冬日的阳光般清澈明亮。然后,那双褐色的瞳孔注视着自己,慢慢紧缩。


黑发少年一下子就明白了,他的背后会夺走他们生命的生物已经追过来了,死亡的预言即将化为现实。

响希握着自己的手机,轻轻地合上了眼睛等待着命运到访。


身旁忽如其来的推力让准备迎接死亡的少年清醒过来。他错愕地看过去,却只捕捉了高高飘扬的围巾一角,和自己擦身而过。

“大……地……?”

响希狠狠地摔在了地上。不知何时志岛大地冲向了名叫“温迪戈”的恶魔。


等等,这和死颜影像上的不一样。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和翔门会的信仰不信仰没有关系,我只是单纯地对自己的事情一头雾水而已。

“上周我们不是一起去参加青山学院的模拟考了吗。响希肯定是要继续念书吧。唉……可我果然不是学习的料,可不读书又要怎么办呢,就这样工作吗……才不要,工作就输了!”


没错,不应该是这样的。我一直都认为,我们的友谊会就这样平平淡淡地延续下去。或许未来的某一天,我们会为了各自的生活与理想而不得不分别,但绝不是此刻——


“我想努力一把和你考进一个大学。”

而现在,你的愿望再也实现不了了。就算我呼喊那个名字,又没有人会回应我的声音了。


呐,我该怎么办。逃走吗,想办法阻止大地吗,还是就这样等待着原本就该发生的结局呢?我能做什么我该怎么做,谁都好,告诉我答案啊!!

说到底,大地你为什么……为什么要救我呢?


“谢谢,谢谢。至少,请你一定要活下去。”

为什么选择自己死亡的人会留下这样的愿望。


“小……希,要……活下去啊。”

他,又是对谁说出了这样的话语呢。


为什么你们都会祈求他人活下去呢,希望他人幸存呢。这有什么意义吗,我不明白,不明白。而且,就算活下去了……


“——呐,响希。你有没有自己的信念、信仰……或者类似的东西?”

我活着,又是为了什么呢?



然而,在得出问题的答案之前,还有不得不面对的东西——

选择。


“哟吼☆这样下去的话你就要死了哦。”

甜美可爱的女声从响希手中的手机里传来。他看向蓝色的手机,屏幕中显示的是Nicaea的导航员……第谷?

紫发的兔女郎俏皮地眨了眨眼睛作为回应,继续询问道:“你想活下去吗?”

“什么?”

“回答‘Yes’的话,本网站提供的恶魔召唤APP或许可以救你一命哦☆”

“恶……魔……”

“是的哦☆所以你的回答呢,要活下去吗?”


久世响希注视着Nicaea的界面陷入了短暂的沉默中。

一直以来,他总是从眼面前的问题逃开,等待他人代替自己做出选择。或许是因为这样一来,无论产生什么样的后果,自己也不用承担什么责任。说到底就是在逃避而已。

可是这一次不一样了。

再没有他人能代替他回答这个问题。活下去与否,只能自己决定。就算活下去,将要面对噩梦一般的过去。活下去,等待着的或许是更加糟糕的未来。

但是,这一次他想活下去。因为只有活下去才有可能去寻找,自身存在的意义。


久世响希抬起头来,露出了被黑色刘海遮盖住的眼睛。蔚蓝色的双眸坚定地注视着Nicaea的导航员。给出了他的答案:

“不。”

没错,不能依赖别人去解决我该去面对的东西——

死亡、翔门会,还有异于人类的、名为恶魔的生物降临人间……一切的一切都沉眠在模糊不明的记忆当中,乃至于自己一度无法确认它们是否真实发生过。

可既然那些都是切实存在的,那么“它”的存在也一定是真实的。


女性第谷瞪大眼睛,再度向它的用户确认道:“啊啦?你认真的吗,会死的哦。”

“我没有开玩笑。”响希说。


因为不需要。就算没有恶魔召唤程序或者APP,那个时候我也被它所救,被不是“神明”而是“恶魔”的它所救。

因此我相信,只要呼唤它的名字,它就一定会来。所以——


“拜托了,神兽·ç™½è™Žã€‚”




那一日,少年终是回想起了曾经拯救过自己的某个存在。

就在他念完那个名字的一瞬,苍色的电火花在他的身后剧烈地闪耀着。他没有回头,因为他知道自己身后出现的是他最为可靠的伙伴。与主人阔别了十二年之久的银色猛兽长啸着回应了呼唤,来到少年的身边。


一切宛如那夜重现。



————————————

下一话见这里:SEKEI NO OWARI (04)



本次出现的恶魔们:


首先是温迪戈先生。DS系列主角团杀手第一魔。奶一里猫耳他们余命第一次归零就是因为它,奶二的话是白娘子。A社真是对使冰结系技能的恶魔情有独钟呢。





下级天使和赫科特,我也不知道名字怎么翻译比较好。

这两只在动画里都有登场过。游戏里翔门会使用的恶魔种族还是跟神字沾边的比较多的感觉?不过面对温迪戈先生,等级差放在那里也没办法。顺便,小青蛙是埃及的女神。对,女神。


最后,这话提了下兔耳三号机,二号机的话其实早就有出场过了,只不过离正式露面还很遥远。四号机更是遥遥无期。




评论(4)
热度(10)
© éŸ¿è¼hik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