響輝hika🐇在咕声笑语中打出GG

称呼hika即可。

主博:主要是游戏恶魔幸存者系列的脑洞堆积处,也会堆点别的东西。个人信奉玻璃渣夹糖,总归有点甜。挖坑不填是日常。


喜欢或了解的作品们:

游戏:恶魔幸存者系列,精灵宝可梦,真女转&Persona系列部分作品,数码宝贝网侦&黑忆,弹丸论破系列,符文工房,Tales of系列,极限脱出系列,弧光之源&星光幻歌,逆转&大逆,美妙世界,王国之心,脑叶公司等

动画:游戏王系列,数码宝贝,Classica loid,三月的狮子,魔卡少女樱,棋魂,小魔女学院,Caligula,魔性之线,野良神,齐木楠雄等

小说:神曲奏界系列,细音启的轻小说,江南的龙族

其他:克苏鲁跑团(想跑跑看XD),部分国内漫画,也会看点英剧美剧。



简介越写越长(扶额)。

今天也依旧喜欢兔耳。


感谢 @秋海 绘制的头像以及背景图

[DSs]SEKAI NO OWARI (01)

这次的故事背景基于原作们,有所改动。包括性格修正、经历改换等在内的各种操作都可能有,主要角色死亡有。

欧芭蕾,用数量取胜!快乐的花式Crossover(不

祝食用愉快。


☆


突然间,我的日常结束了。

此刻,我茫然地站在涩谷的十字路口,仓皇逃窜的人潮与我擦肩而过。尖叫也好,啼哭也好,悲鸣也好,一切的一切都似乎离我很远,远到无法触及,远到仿佛我与他们身处于两个不同的世界。

只有亮着背光的手机屏幕无声地提醒着我,即将要发生的一切。


那时的我还未曾料想到之后的七日会是怎样的展开:这一秒我将与谁人邂逅,下一秒又会和谁人永别。

我只知道,我们习以为常的日子恐怕一去不返了。

在这残留下的崩坏世界中,在这毁灭前的最后的七日里,以我、以及——他们为主人公的故事即将拉开序幕。



——生存、选择、幸存。


“幸存?能够幸存吗?”



————————————

SEKAI NO OWARI  01

世界の終わり

1st DAY  Sunday

神明与救赎都不存在的街道

————————————



“呐,响希。”

“嗯?”

久世响希微微侧头看向坐在身旁的志岛大地。一向爽朗的挚友语气难得一闻地有些犹豫:

“你有没有自己的信念、信仰……或者类似的东西?”


是的,就在日常彻底反转的不久前,久世响希正与挚友一同坐在常去的Ster Backs Caffe里闲聊。棕褐色头发的少年骤然抛出了这么富有人生哲理的问题来,着实有些为难响希。

这时的响希还未曾认真思考过,这个问题对于自己而言有什么特别的意义,他只是单纯地对挚友为何问出这样的问题感到好奇而已:

“怎么说起这个来了?”

是发生了什么吗?他不免为大地忧虑起来。


明明几分钟前他们俩还聊着些校园八卦、毕业后的出路、择校等等高三生之间稀松平常的话题。挚友突然岔到这样严肃的事情上,让响希感到些许反常,会产生怀疑也不奇怪。毕竟他和大地已经相处了有十多年,几乎他目前生命中绝大部分的时光里都有着好友志岛大地的陪伴。甚至久世响希会觉得,他们的友谊也许会就这样绵延至各自生命的尽头。

总之,他们再了解彼此不过了。久世响希很清楚,大地不是会有兴趣讨论哲学社会学的类型,而且响希自己也没有考虑过这种问题。


久世响希短暂地思考了下。他觉得自己是个活得很现实的人,没有什么特别的信仰,也没有什么执着追求的东西在,他活着,也只是“活着”而已。既然如此,何来信念一说?



“……抱歉,抱歉。难得的周末还是聊点有趣的吧。” å‘现自己把气氛搞得很僵硬的样子,志岛大地不好意思地挠了挠脸颊,“听说过最近很流行的死颜网站Nicaea吗,会收到朋友的死颜影像呢,据说超灵验的哦……”

“是吗,好像很有趣呢。”

心中有所介怀的响希还沉浸于思考中。

“来手机给我,帮你也注册下吧。”志岛大地伸手要道。

少年漫不经心地应下了好友的要求,把自己的手机交给了对方。却不知这便是一切的开始。


趁着大地操作手机的空隙,响希透过Q-TRONT大楼的玻璃墙鸟瞰着脚下人来人往的十字路口,他抬手把遮挡视线的黑色前发拨开。

涩谷的街头一如既往地活力四射。大大小小的荧光屏仿佛不知疲倦般滚动播放着新式便携游戏机的广告,街道上形形色色的人四处奔走着。从高处看,黑压压的人群像是蠕动的蚂蚁,每个人生于世上都有着自己的分工、自己要扮演的角色在,有自己的事情要做。而响希自己也是芸芸众生中的一员,和他们没有任何不同。

他和大地都还是高中生,也只是高中生罢了。18岁,虽然是即将踏入社会的年纪,但他们尚且不需要为如何在社会中生存考虑太多,毕竟在他们之前还有大人们在。他们的人生这才刚刚拉开序幕而已,一切都还尚未明晓,充满可能。


“客人,您的点心和饮料。”

“啊,谢谢。”响希接过服务员送来的餐点,礼貌性地道谢。

他随手掀开塑料盖,阵阵热汽带着奶咖的甜香蒸腾而起。他轻轻地吹了吹,小心翼翼地抿上一口。


突然地,少年的内心深处传来了一个微弱的疑问声:

真的只是如此吗?

响希轻轻地皱眉,有一种难以言明的心绪在脑海中波涌。


如果,我是说如果,我们熟悉的日常在某一天剧变,眼面前的一切变得面目全非,到时候该怎么办呢?

就算我们只是学生罢了,但真要到了那时,又有谁能够独善其身。



久世响希没有想到,他们的日常会结束得如此之快。

“哇啊啊啊——”“怪、怪怪怪物!”“不要过来——!”

悲鸣、惨叫此起彼伏,不久前还井然有序的涩谷街头一下子落入了地狱。

少年周围的人都在拼命地奔逃,只有他一人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响希知道自己应该和他们一样抱头逃走,可恰恰与之相反地,他没有半分生命受到胁迫的危机感,他的内心太过平静了,连响希自己都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笨蛋笨蛋笨蛋你发什么呆呢!!”

大地的呼声把响希从恍惚中拉了回来。缠着明黄色围巾的少年一把抓住响希的手,用力地拖着他走。黑发少年迷茫地注视着火急火燎的好友,鲜亮的黄色围巾在自己的前方抖动着。

“你在想什么呢,响希!”艰难地穿行于人群中,觉得自己快被挤成肉干的志岛大地不得不提高了分贝,“那些怪物又是什么啊!”

久世响希没有回答,空出来的那一只手勉强从上衣口袋里摸出了手机。

“开玩笑吧……我们这是乱入灾难电影的拍摄现场了吧。神明大人我现在信你还来得及吗,救救我!如果是做梦麻烦你现在就让我醒来!”

“不是梦,是现实。”久世响希终于开口了,他突然停下了脚步。


遗憾的是,在现实中是没有神明的。

在这堕落的街道上,有的只有四处横行、面目狰狞的“它们”罢了。


“它们,那些怪物是……恶魔。”响希回答的声音变得轻飘飘的,彷如梦呓一般。

志岛大地一愣:“恶魔?”

“……嗯。”

“喂,你到底怎么了响希?”志岛大地不得已也跟着停了下来。自从出了咖啡厅,响希的态度就变得很奇怪。

他担心地回头,看向自己的挚友。一直注视着手机荧光屏上影像的久世响希抬起头来,蔚蓝色的瞳孔中无波无澜。白衣少年平静地道出了自己透过手机所见到的,另一个“现实”:


“我们……马上就要死了。”




突然间,我们的日常结束了。

现在,我和我的朋友正站在涩谷的十字路口,仓皇逃窜的人潮与我们擦肩而过。他们还不知道前方等待着自己的将是什么,只是一味地想要逃离而已。尖叫、啼哭、悲鸣将我们重重包围,我们已经无法从汹涌的人群中脱身。照这样下去,Nicaea发来的死亡预言恐怕会化为现实吧。我想。

我握紧了手中的蓝色手机,等待着不可逃避的命运之刻、悄然到访。

奇怪的是,我并不害怕。不,不如说我已经无所谓了。


因为我知道的。

救赎也好,神明也好,最初就是不存在的。虽然听起来有些难以置信,但在这个故事中,能够拯救我们的只有恶魔,以及——我们自己而已。




这——

“我早就知道了。”



————————————

TBC.

下一话见这里:SEKAI NO OWARI (02)


评论(6)
热度(16)
© éŸ¿è¼hika🐇在咕声笑语中打出GG | Powered by LOFTER